黑基Web安全攻防班
黑基网 首页 IT技术 安全攻防 查看内容

追忆我的前辈、兄长——BadBoy

2004-9-29 20:05| 投稿: security

摘要: 大哥在QQ中对我说:“如果你打算成为一辈子的黑客,就在绿色兵团最困难的时候加入他们的组织吧,去成为中国的第二代黑客力量的核心。”接着他教我怎么登录到IRC网络中,怎么与那些前辈们交流。就在那天,我成为...
大哥在QQ中对我说:“如果你打算成为一辈子的黑客,就在绿色兵团最困难的时候加入他们的组织吧,去成为中国的第二代黑客力量的核心。”接着他教我怎么登录到IRC网络中,怎么与那些前辈们交流。就在那天,我成为Isbase(时称Vertarmy)的一员。在第二年4月的宁波计算机节上,我见到了GoodWell、Iceblood、小鱼儿等长辈和师兄弟,也真正成为绿色兵团的新一代成员。2000年底的一天,Badboy把他整理、撰写的一篇有关Windows Unicode编码漏洞的攻略发E-mail给我看,并对我说:“担心这篇文章太具有杀伤力,一旦传出去,可能会引发一场大规模的网络攻击”。我说,“一个漏洞的存在就像密码学原理一样,保密并不会让事情变得可靠,如果有人主观上喜爱入侵,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不如就放出去,让真正需要的人去研究吧。”随后的一年内,Unicode漏洞成为国内最热门的话题,终于在2001年5月长假期间达到最顶峰。那次的“中美黑客大战”中攻击和防范的主体就是此漏洞,更有可笑的是,有许多入侵事件中,连伪造的文本名称都叫做“badboy”。那一年内出现的翻版教材不计其数,甚至是“badboy”的这个名称都抄袭了去。2001年的国际形式更加复杂,照例说这对于一个普通中国人算不上会有什么影响。但是这一年中,Badboyclub经历了最艰难的日子。Badboy大哥的网站遭到各地的排挤打压,许多ISP都拒绝为我们提供DNS和域名、空间。甚至我记得有那么一段时间,Badboy大哥天天在和电信、ISP做着攻守、争夺域名的战争。他的技术也逐渐在行动中升华,而我们这些追随他的兄弟都相继转移到了绿色兵团落脚。Badboy大哥一直劝我去上海学习工作,他说那里有很多高手,绿色兵团的人也在那里,肯定会对我的学习有帮助。于是我在2001年7月离开家去了上海。10月长假,我跑去当时的红客核心成员“叶云”的公司,获得了第一个UNIX版本——FreeBSD4.3版本,并得到了叶云兄弟指点,见识了python的简单强大,以及BeOS的新鲜思路。接着又见到了White-cn(小白哥),真正见识了Linux的强大。我也从此不可抵挡地走上了自由软件的道路。2002年夏天,Badboy携全家来上海游玩,大嫂正好要参加几天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培训课,于是我和神仙姐姐陪Badboy大哥以及他的儿子去逛了一趟城隍庙。他从来没来过上海,对这里的一切也很新鲜。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大哥的儿子聪明伶俐,小小年纪,在计算机水平上已经超出同龄人几倍。今日想来,悲痛之余,尚感欣慰!大哥无论是在网络中,还是在现实中,都平易近人、博学、幽默。当时我们戏称GoodWell为“好好”, 称Badboy大哥为“坏坏”。在这些年来,有四个人被我尊称为大哥,也是对我帮助最大的——Badboy大哥,青年黑客联盟的创始人flyingfox大哥,White大哥和我们gnome-cn的创始人LoneStar大哥。而Badboy大哥是最早、也是对我最好、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之一。自从与大哥一别后,由于工作原因,一直没有联系。因为后来一直在致力于学习gnome和推广debian的事,很少再去irc.sunnet.org里,对于大哥的事情也知之甚少了。竟想不到,分开后得到的第一个消息竟是噩耗。Badboy大哥长我8岁,和chinaeagle、goodwell、袁哥、大鹰等前辈堪称中国黑客的第一代。他们已经为中国信息安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引领培养新一带核心献出了自己的一切。我相信大哥是积劳成疾而离开我们的。如今我们也已经成长起来,逐渐成为中国操作系统和信息安全的核心力量了。Iceblood已是被公认为技术最扎实,影响最广的网络安全中坚;Zer4tul正在BSD的研究推广中走在国内同行的前列。而我也在加紧学习linux的方方面面。大哥把我们称作黑客的第二代,我们不会辜负大哥的期望。我们会在自己的领域继续学习研究,继续培养新人,把大哥的精神发扬光大的。午夜落笔,挥泪祭文,思绪紊乱,草草而简单,用大哥一贯的风格。天若有灵,传我思念,日后小弟定来墓前拜祭。 ============== 坏男孩,英文名Badboy,我的这个可以堪称为红客鼻祖的网上朋友,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许并不为很多人所知,但作为一个纯粹喜欢网络并且不懈维护网络精神的人,他永远值得我们怀念。他喜欢网络,这爱好与他大学的建筑专业无关,他崇尚自由,所以他的“坏孩子俱乐部”永远是Free的,他疾恶如仇,所以在2000年底的时候,我们走在一起组织了“中国极右翼抗日联盟”,诞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名词-“红客”,他为人豪放,记得他曾告诉我和朋友在一次的时候必会开怀畅饮,一醉方休,一个心胸非常宽广的人。    自从2000年网络抗日以后,我辗转在深圳、广州、上海和北京等城市,为了生存和发展而疲于奔波,却疏忽了之间的联系,但也不断地得到他的一些消息,坚持建设免费的网站,为闹矛盾的绿色兵团做调解,为刚入安全之门的新朋友指路等等,他在尽他的力量去为网络做事情,试图用自己的所能让网络在中国发展的更好,他尽力了,也做到了,很多朋友在他的指引中受益。本来我在南方的时候是有机会一见的,但由于出差,竟然失去了机会,未曾想这机会永远不会再有了,想到此,一种莫名的悲痛涌在心中,工作?生活?朋友?一切都太匆匆了...    Badboy!名字看起来像一个捣蛋鬼,其实不然,他思想成熟,充满激情,崇尚网络,他的业余时间全部交给了网络,他不为名、不为利、只是在尽可能地为网络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的努力使得很多初学网络的人受益,他无私地在为网络奉献,这就是他在网络中存在的价值。    令人悲痛的消息是老鹰昨天凌晨在QQ上告诉我的,我不敢相信,一个富有活力的年轻生命就这样淡去了,无声无息中消失了,然而经过多方证实,Badboy!这个昔日的网络战友,真的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他的生命是如此多骄,却又如此的脆弱。    一夜过去了,我的内心颇不宁静,思绪也比较混乱,特撰写此小文谨献给在天国中的好友Badboy,愿他一路走好!  by:孤独剑客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最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