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互联网 查看内容

为什么说比尔·盖茨不可能支持FBI

2016-2-25 10:42| 投稿: lofor

摘要: 因为一场恐怖枪击案,FBI与苹果之间的安全隐私之争愈演愈烈。令人吃惊的是,许久不见发声的比尔盖茨却公然与科技界唱反调:苹果应该帮FBI解锁iPhone。比尔盖茨显然属于美国的精英阶层,对此事的看法不可能只是普通民 ...

因为一场恐怖枪击案, FBI 与苹果之间的安全隐私之争愈演愈烈。令人吃惊的是,许久不见发声的比尔盖茨却公然与科技界唱反调:苹果应该帮FBI解锁iPhone。比尔盖茨显然属于美国的精英阶层,对此事的看法不可能只是普通民众所能看到的“表面”。

从上周开始,在是否应该解锁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嫌犯 iPhone 5c手机这件事上,各方莫衷一是。

以FBI为代表的美国政府强烈要求苹果能开发一个新的iPhone操作系统,绕开几个关键的保护系统,然后安装到嫌犯的iPhone手机上。以便FBI能暴力破解嫌犯手机,获取关于案件更全面的资料(FBI已经拿到部分iCloud备份信息)。

但苹果显然不这么认为,苹果CEO库克发表长文表示不能开这种“危险的先例”,随后美国科技界大佬;美国民权同盟(ACLU)、电子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以及一些美国个人纷纷表态声援苹果。详见《苹果公司的这个小麻烦牵动了整个硅谷,于是大家都来声援了》

一、比尔盖茨唱反调,令人费解

但比尔盖茨在此事的态度上却与硅谷显得“格格不入”。

盖茨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政府要求获取信息完全是特殊事件,它们没有要求苹果提供普遍性的信息,这一次是特殊情况。”

“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从手机公司获取信息?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获得银行纪录?这些情况是完全不同的。银行已经在磁盘驱动器周围贴了封条,它告诉我们说:‘不要让我剪断封条,因为剪了一次你就会得寸进尺,要求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剪断它。”

初次看到这条消息,笔者很是诧异,对盖茨的此番发声表示不解。尽管皮尤的最新民调表明过半民众支持 FBI。

二、皮尤的调查结果,不代表“政治正确”

据报道,皮尤机构在2月18日到2月21日之间,电话采访了1002名美国普通民众。结果51%的受访者表示支持FBI,即认为苹果应该协助警方,破解恐怖分子手机数据。只有38%的受访者表示支持苹果,即为了保护用户的隐私权,苹果不应该配合警方。另外11%的用户表示不清楚此事。

如果将受采访民众根据是否使用智能手机进行筛选,苹果的支持者情况也仅仅出现些许好转——50%对41%;进一步将受采访者根据是否使用iPhone进行筛选,则结论是47%对43%,FBI支持者仍占多数。

事实上这很好理解,任何成熟的国家,其社会结构都会是一个金字塔式的分布,即大多数都是普通民众、精英只占少数。而在过去几年美国恐怖枪击案时常见诸报端,普通民众安全感缺乏,才会将“破案”放在第一位。事实上在涉及到恐怖主义的民调中,皮尤机构发现美国公众首先把公共安全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公民自由权利。

但比尔盖茨显然属于美国的精英阶层,对此事的看法不可能只是普通民众所能看到的“表面”。

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在采访时显然说出了问题的本质。

“我是绝对反对的,我不认为手机应该拥有后门,”沃兹尼亚克说,“我认为苹果的品牌认知、价值以及利润主要就是基于信任,信任意味着你相信某人,你相信自己正在买一部拥有加密技术的手机。它不应该拥有隐藏的后门或后路,让你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手机的用户是一名恐怖分子呢?CNBC的一位连线记者向沃兹尼亚克问道。

“我不认为加密技术会保护恐怖分子,政府还有其他方式来进行调查。我们讨论的是个例或泛例两码事,泛例意味着每个人的手机都有后门,如果后门被滥用那就能被黑客攻破。另外,这可能会导致运营公司的人用这些后门做他们不应该做的事。”

因此美国白宫新闻秘书Josh Earnest的观点显然站不住脚。他们认为“FBI并没有要求苹果重新设计产品或者是给它们留后门,仅仅是敦促苹果在凶手这台iPhone 5C上提供必要的解锁帮助,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查明这桩震惊全美的凶案真相。”

因为苹果一旦满足FBI要求,创造出能破解嫌犯iPhone的系统,这意味着其他所有iPhone手机也都能被破解,也就是说每个人的手机都有后门,尽管FBI强调不会滥用这种权利,但基于美国之前“监听丑闻”,没人会相信FBI的说辞。

三、盖茨支持FBI的动机揣测

所以直觉告诉我,比尔盖茨声称的苹果应该帮FBI解锁iPhone。可能只是《金融时报》等媒体的断章取义。

对此笔者也揣测了各种可能。

阴谋论一点,比尔盖茨和乔布斯生前亦敌亦友,此番表态是否是在踩苹果,以借机实现微软的利益呢?

但微软首席法务官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此前在Twitter上已经发表声明称:“打击恐怖和犯罪分子,帮助执法部门获取必要的信息来确保社会安全,其意义非凡。但政府机构不应该要求科技公司对其安全技术预留后门”实际上这些科技公司利益一致,比尔盖茨如果支持FBI显然“损人不利己”。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有没有可能是出于比尔盖茨个人利益呢?比如讨好美国政府以方便自己现在的基金和项目运作?不过这种“中式思维”显然不符合美国服务型政府的实际。

......

四、事情的真相:盖茨并未站队

好在事情的真相终于拨云见日,水落石出,如笔者所言盖茨今天对媒体站队报道表示否认,认为这并不代表他站队在哪一边,他对这些报道“感到失望”,报道并未准确反映他对此事的观点。

“这些报道并未说明我对该事件的看法,”盖茨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没人会支持那种政府应该得到一切的极端观点。但让政府成为‘瞎子’人们也不会支持。”

盖茨向彭博社表示,在政府进入一切与什么都不能进入之间达成平衡非常重要。虽然苹果已经表示,将遵从法院的最终决定,但这件事让大众得以有机会讨论政府应当何时有权知情,盖茨称。

“你不能仅在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作出努力,你也不希望存在滥用情况就完全拒绝政府进入数据,”盖茨说。“你希望达成平衡,令美国在此方面领先并设立榜样。”

五、FBI和苹果争执的解决方案: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

FBI 与苹果之间的安全隐私之争,双方实际上都走向了极端,仅仅为了破解嫌犯的这一部手机,FBI就要求苹果能开发一个新的iPhone操作系统,要求显然过于苛刻。

实际上苹果已经表示会配合FBI的调查,只是不愿开发出“潘多拉盒子”一样的破解系统。

安全界的大亨,参加过美国总统竞选的John McAfee 决定来个两全其美。他认为自己的团队只需利用最新的社交工程(Social Engineering)便可在三周内破解嫌犯的iPhone手机,如果失败,他将在电视直播中吃鞋。John McAfee说:我将免费破解San Bernardino 那支手机,这样苹果就不需要给自己的产品安装后门了。

实际上就此案而言,把此事交给FBI和苹果之外的第三方机构再合适不过,但显然FBI不想这么费时费力,因为在以后的工作中不可避免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如果每次解锁嫌犯iPhone都要这么麻烦的话,显然不利于提高破案的效率,不如一劳永逸的让苹果开发一个新的iPhone操作系统,来方便FBI随时破解。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最新报道,除了法鲁克的 iPhone 之外,美国政府还希望法院能够下令要求苹果公司协助绕过另外大约十二部 iPhone 的安全密码。这十几部 iPhone 不是任何恐怖袭击案件的涉案设备,但是报道称检察官也试图通过 1789 年法案《All Writs Act》来施压,以便访问这些设备。

在FBI和苹果双方各执一端的时候,美国的科技巨头实质上是希望在用户隐私和打击恐怖犯罪之间寻求一个平衡,比尔盖茨“没人会支持那种政府应该得到一切的极端观点。但让政府成为‘瞎子’人们也不会支持。”的言论就很具有代表性。

之前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其实就已经表示““我们知道执法部门和情报机构在打击犯罪和恐怖活动,保护公众利益方面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如果苹果开了”后门”将会树立一个”令人担忧的先例”

“期待人们就这个重要的问题展示公开的、深思熟虑的讨论。”

就目前来看,找到这个合适的平衡点确实很难。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 鸡蛋

    匿名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