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社会窗 查看内容

地下色播平台被关停 女主播许诺"福利"挽留用户

2017-2-14 10:09| 投稿: hackbase

摘要: 2月13日,南都刊发了《揭秘地下涉黄直播平台:露骨表演祸害低龄人群》等多篇稿件。报道刊发后,引发巨大反响,单日网络阅读量破千万,近百家网站转载。与此同时,色情直播“亲亲直播秀”平台停播,另有色情直播平台 ...

2月13日,南都刊发了《揭秘地下涉黄直播平台:露骨表演祸害低龄人群》等多篇稿件。报道刊发后,引发巨大反响,单日网络阅读量破千万,近百家网站转载。与此同时,色情直播“亲亲直播秀”平台停播,另有色情直播平台趁势挖人。此外,一些观众也担心存在法律风险,选择退出。为了留人,有女主播许诺观众只要不退群,就会“福利”不断。

●报道影响

南都曝光后一些平台关停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截至2月13日21时,《揭秘地下涉黄直播平台》在南都官方APP阅读量达42万,官方微信阅读量8万,新浪微博相关话题阅读数2719万,并获得近100家客户端和网站转载。

报道刊发后,一些平台随即关停。其中,在1月13日15时左右,南都记者再次尝试登录“亲亲直播秀”,发现该平台打开后,只剩下一个空洞的界面。

而在2月12日17时左右,南都记者登录“亲亲直播秀”,发现该平台有数十名主播在线,不断有女主播裸露身体,并不断要求观众打赏,声称打赏越多,裸露越多。

当时,该平台部分主播还启动了付费观看方式,收费分别为10钻石/分钟至100钻石/分钟,折算成人民币为1-10元/分钟,充值最低为6元。充值6元后,随机进了两个房间,发现付费房间色情尺度更大。

有新平台趁机来挖人

此外,在一个主播QQ群中,不少主播称“亲亲直播秀”已经跑路。一个自称是某直播平台负责人的群成员随即在群里挖人,希望亲亲直播秀的主播带着粉丝一起到其平台,为了增强吸引力,此人还宣称,在该平台的80%的提成秒到账。

此外,一个名叫“羞×吧”的平台也开始挖人,称只要金额满10元就可以提现,并保证对黄播不封杀。不过,该平台目前只支持支付宝提现,微信暂不支持。

南都记者下载该软件后,发现该平台未有直播,但存在一些直播回放。

女主播许诺“福利”挽留用户

南都的报道,在观众中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根据南都记者此前报道,一个名叫“菲姐”的女主播就在线下运营着多个Q Q群,最大的一个Q Q群已经超过2000人,并且有固定的管理层队伍。在南都的报道刊发后,一些群成员表达了担心。

对此“菲姐”要求群成员在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在群中说有关直播平台相关话题,并称“大家安心等待,只要不退群,跟着菲姐福利不断。”昨晚,该群平台管理员还更改了Q Q群名,并呼吁群成员集体改名,为避免更大风波,管理员删除了群内的其他有关直播平台的链接,并选择了全员禁言。

南都记者注意到,前述报道被一些群成员分享至“老司机直播群”、女主播表演群,许多群成员开始出现担心,自身将面临法律严惩。

●延展调查

拉广告更有专业广告平台

南都记者注意到,色情直播除了通过Q Q群、微信群传播,现在更是出现了专业的广告平台。

“零点到了,这个直播平台套路少!苹果/安卓都有!”2月10日,一个名为“get×哥”发布了亲亲直播秀的广告。

南都记者查看“get×哥”所发历史消息,发现该平台从去年12月26日开始上线,宣传过蜜豆直播、乐秀直播以及蜂直播等平台,多篇文章阅读量10万+.此外,该平台还会公布一些新浪微博色情账号,南都记者随即通过新浪微博,发现这些色情账号主要通过新开的小号发表色情视频,然后通过大号进行转发,以此增长粉丝量,然后通过广告方式盈利。

此外,“get×哥”所发信息显示,其本人还运营着另外一个微信公众号“小×哥哥”,该微信号只有一些擦边球色情信息,其在“小×哥哥”微信公众号多次对“get×哥”账号进行宣称,称福利主要集中在“get×哥”。

除了运行微信公众号,“get×哥”还运营了“最火×哥”、“无节操×哥”等新浪微博账号,此外,“get×哥”还运营了一个视频网站,该视频网站上有所谓“福利区”,福利区的视频尺度颇大。

2月13日,南都记者以广告主身份通过微信公众号向“get×哥”留言,其表示投广告需要先加Q Q,成功加Q Q后,“get×哥”向南都记者承认,前述微信公众号和微博账号均由其本人运营。目前,“get×哥”粉丝6.5万,头条发表费用为2000元,“小×哥哥”微信公众号粉丝数量20 .5万元,报价6000元,“无节操×哥”微博账号可以免费帮转。

“get×哥”表示,推广文章可以由记者来写,也可以由其本人捉刀,但文章中不能直接提及色情、约炮等字眼,而要换成开车。“其实,开车的平台性质,粉丝都很清楚,不需要刻意强调。”其称。

值得一提的是,“get×哥”还向南都记者询问平台搭建平台成本,不过,其自称并非对色情直播感兴趣,而是希望能够搭建一个交友平台。

除了“get×哥”,南都记者还发现一个名叫“新平×秀”的微信公众号,定期公布新的色情直播平台,该平台从去年12月21日开始运作,不过文章阅读量远远小于“get×哥”,通常在数百左右。

售卖色情直播聚合平台

除了宣传色情平台,“新平×秀”微信号还多次发布了一款名为“聚×直播”,宣称该平台可以将所有的色情直播聚合起来,通过其一个平台,就可以卸载其他所有色情直播平台。

据一位资深观众介绍,目前一些色情直播平台,普通房间并不涉黄,但一些色情直播平台会存在一些隐藏房间或者V IP账号。“新平×秀”宣称,通过其软件,可以破解这些色情直播的V IP账号。

根据平台提供的微信账号,南都记者联系上了一名卖家。该卖家称,售价25元就可以获取服务,并可以做分销推广及做代理。目前,聚×直播账号官方售价为官方为40元,其可以以20元的价格向记者售卖,记者可以卖价30元,从而赚取10的差价。

根据该公众号发布的演示视频,可以通过该软件,直接打开其他色情直播软件。

此外,一位名为“偷窥大神”的主播也在售卖“聚×直播”账号,其称目前该账号比较紧缺,并称自己的账号非常靠谱,也向记者发了段验证视频。

此外,“聚×直播”账号在一些Q Q群中也有销售,有观众称,的确可以看多个直播平台。不过,记者购买后,未能操作成功。

涉黄直播背后有正规公司

南都记者注意到,一些直播平台背后有正规公司。如“蜂直播”,南都记者多次观察发现,该平台数名主播存在涉黄行为。不过,南都记者未能在该平台上找到相关联系方式。而该平台宣称,充值通过微信公众号“蜂蜜工厂”,该公众号的账号主体显示为北京丰杰世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丰杰世纪”)。

公开信息显示,丰杰世纪的企业法定代表人为张可欣,注册资本100万元,成立于2016年12月6日。今年1月13日,丰杰世纪的经营范围在原有技术开发、咨询、服务、转让等基础上,增加了“从事互联网文化活动”的许可。不过,该企业工商信息也未留下联系方式。

南都记者在互联网上发现一则丰杰世纪的招聘广告,称“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外大街3号山水广场B座5层,现招聘几名网络客服和网络管理员”。

当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北京市朝阳门外大街的山水广场。山水广场是位于北京东边二环和三环之间的两栋住宅楼。虽然属于住宅区,但有不少公司企业进驻各个楼层,下班时间不少上班族从楼道里涌出回家。

该楼层有一家名为北京盛世空间商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的企业,南都记者向其询问此处是否有一家名为蜂直播的企业,一名工作人员出来否认,称此处是物业。

而后在盛世空间的一个会议室里,南都记者发现两名来面试的求职者,其中一人告诉南都记者,他是来蜂直播面试的。南都记者询问这里的负责人是谁,在求职者的带领下,南都记者再次见到此前出面的工作人员。他再次否认,并表示没有什么可以回应的,随后请记者离开。

正规平台也靠“色播”导流?

在南都记者调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有不少平台草创没多久,就完成了要不关闭隐退,要不改名更新,要不“由黄转绿”从良的蜕变,比如乐秀平台、悦澄直播都已由黄色沙漠转变为一片绿洲。然而不变的是,一个个新的色播平台前赴后继地出现,并一点点扩大辐射的圈层。

南都记者发现,色情、低俗的内容成为了直播行业头上挥之不去的枷锁。不少平台经历了一个“先赚用户再洗白”的“由黄转绿”过程。一些涉黄平台尽管上线官方应用商店,也标注注册公司,但在平台建立之初,依然淫秽内容泛滥。

去年12月17日,涉黄直播平台LO LO直播曾因涉嫌传播淫秽内容牟取暴利被中山警方查封。直播平台涉黄为何屡禁不止?广州某直播平台业内人士曾向南都记者透露,初创型直播平台看中“黄播”带来的巨大用户量,其A P P待用户数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强制软件升级,变成没有违法内容的产品,最终赚了用户又能洗白,这种手法很常见。

根据中山警方通报,去年10月,比目网络公司总经理陈某组织公司法人代表何某等人研发了LO LO直播软件,之后把这项软件的专利权登记在新成立的空壳公司“中山市米尼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名下,但后台运作工具均在位于广州的比目网络公司。

LO LO直播从去年12月1日上线,其运营模式为:比目网络公司通过网络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女主播,主播在住处面对摄像头进行淫秽表演,换取观众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支付的打赏。截至去年12月10日被查获,该平台共完成交易5万笔,涉案金额达130万元。目前,警方已抓获陈某等14人,案件仍在侦查过程中。

●打击背景

去年官方已组织多轮打击

事实上,过去一年官方已组织过多轮打击,对网络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进行了查处。

南都记者查询公开信息发现,网络上能查询到的最早针对网络直播平台的打击活动始于去年2月,全国扫黄打非办组织文化部、公安部、网信办等六部门开展了网络直播平台的专项整治。按照六部门职能分工,分别对不同直播内容加强监管,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对斗鱼、YY等直播网站进行梳理、巡查,并约谈平台负责人。

当时,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还协调督促各地“扫黄打非”、文化执法部门立案查处了一批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件。如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查办“映客”“都秀”“花椒”“在直播”等数起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浙江金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查办“新浪show”网络直播平台传播色情信息案。

2016年7月12日,文化部公布了首批网络表演黑名单。斗鱼等26个网络表演平台被查,16881名违规网络表演者被处理。

与此同时,文化部出台《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首次明确了表演者为直接责任人,并提出今后将对网络直播实行随机抽查,并实行“黑名单”制度,被列入名单的表演者将被全国禁演。

2016年7月27日,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决定从即日起至10月底,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其中包括,要重点整治涉嫌存在色情表演、聚众赌博以及其他违法行为的网络直播平台。针对个人,要求推进网络主播和管理员实名制、普通手机注册登记等安全管理制度。

此前,在一些大型打击行动中,网络直播平台也是重点领域。从去年3月下旬开始,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将网络直播平台“涉黄”问题作为“净网2016”专项行动的重点,协调中央网信办、公安部、工信部、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多部门,部署开展了为期两个月的网络直播平台“涉黄”专项整治行动。

南都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目前最新的政策是,国家网信办去年11月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自去年12月1日起在全国施行,明确禁止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从事传播淫秽色情活动。

打击成果可观但屡禁屡犯

据公安部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底,各地共清理处置淫秽色情等网络有害信息327万余条,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网站2500余家;共查办网络“扫黄打非”案件862起,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挂牌督办重点案件66起。

其中,集中打击涉“黄”网络直播平台。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协调文化、网信等部门对“斗鱼”“映客”“嘿秀”等10个直播淫秽色情信息内容的平台进行行政处罚,并约谈相关直播网站负责人,责令查处存在问题的主播并认真履行网站主体责任。

在这期间,地方也开展了相关的整治工作。以上海为例,去年下半年,上海市公安局对全市20余家网络直播平台进行整改,对涉及淫秽色情、暴力、赌博、诈骗等违法违规信息开展清理。目前,共清理违法违规信息3.6万条。

此外,上海市公安局还指导网络直播平台全面推行主播实名认证制度和用户注册信息审核制度。每位主播在注册时,必须上传本人手持身份证或有效证件的清晰头像图片,待平台审核后才能开通。网民想要成为网络直播平台注册用户,必须通过手机验证。未实名认证的1000余名主播被注销。

截至去年10月,上海公安机关依法永久封禁账号100万余个,关停违规直播间1000余个,对14家违法违规网络直播平台进行警告并限期整改、停业整顿。

尽管打击力度不小,南都记者注意到,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的涉黄行为还是屡禁屡犯。

去年4月,北京市网络表演(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新闻发布会举行,百度、搜狐、新浪等20余家从事网络表演(直播)的主要企业负责人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对于播出涉政、涉枪、涉毒、涉暴、涉黄内容的主播,情节严重的将列入黑名单。同时,不少直播平台也宣称已对直播内容进行24小时监控。

但就在该公约发布三个月后,“十岁女孩直播脱衣”的事件在网上爆发。据媒体报道,市民王先生在YY直播上发现一名10来岁小女孩直播换衣服的不雅视频,暴露出针对网络直播平台的监管并未起足够的成效。

违法成本低,判刑案例少

不仅如此,南都记者搜索发现,网络上鲜见对涉黄主播惩处的报道。

《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据了解,根据我国的司法解释,通过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金额达到1万元以上就构成了犯罪,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达到5倍以上25倍以下,则处3- 10年有期徒刑。另外,注册会员达到200人以上也构成了犯罪,即便没有谋取利益,只要传播面达到了200人以上也会构成犯罪。

实际案例中,涉黄情节严重的网络主播大多只处以几个月的判刑,公开报道中能查询到的最严重的判刑是4年。

去年,一女子直播自慰被判刑,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获刑7个月,处罚金1000元。据悉,该嫌疑人龙某在土豪平台上有10个账号涉及淫秽视频表演,总计淫秽表演视频78个,主播拥有的单个违规账号关注人数为9300人,平均关注人数为1700余人。

南都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还查询到,有一名网名叫“小白音”的网络主播,为提高收入,在网络直播平台上进行淫秽表演,并针对网络“粉丝”们对其网上送礼消费的多少对其开放不同的观看权限。最终,该主播在去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又三个月,并没收非法所得和作案工具。

公开报道中能查询到的最重判刑是4年。2016年3月,一段名为“成都4P”的淫秽色情视频在网上火热传播。发布者林某网名为“雪梨枪”,从2015年底起,先后成为多个手机直播软件的热门女主播,拥有4万余人的粉丝量。警方调查发现,林某共上传了31段淫秽视频,她自己也是视频中的“表演者”之一。

对此,绵竹法院对案件作出的判决是,林某已构成制造、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0万元,没收作案工具。

南都记者昨日再次登录一些涉黄主播的线下粉丝Q Q群,其中一名叫“菲姐”的女主播在看到南都曝光后,就要求群成员在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在群中说有关直播平台相关话题。并称“大家安心等待,只要不退群,跟着菲姐福利不断”。

以目前案例来看,对于这些涉黄主播来说,一旦被查到,最大可能性也就是会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再交点罚金就能了事。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