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知识汇 查看内容

脑机合一 对抗人工智能?

2017-4-8 13:30| 投稿: caiflyer |来自: 互联网

摘要: 大脑能否与电脑相连?小鼠脑袋中的“神经织网”那个要实现火星移民计划的特斯拉CEO马斯克又有大动作了:最近,他成立了一家新公司Neuralink,而这家新公司的主要工作是把一个叫做“神经织网”的东西嵌入人类的大脑, ...

大脑能否与电脑相连?

小鼠脑袋中的“神经织网”

那个要实现火星移民计划的特斯拉CEO马斯克又有大动作了:最近,他成立了一家新公司Neuralink,而这家新公司的主要工作是把一个叫做“神经织网”的东西嵌入人类的大脑,实现人类和电脑的“脑机合一”。

如果这个梦想成真,将意味着人类从此可以随意地“上传”和“下载”思想、自如地修复和增强大脑功能,甚至实现人类的精神永生。在马斯克看来,这条和人工智能合二为一的道路,蕴藏着人类打败人工智能的唯一可能性。

研究动力:

人类有可能沦为人工智能的宠物?

“神经织网”(neural lace)这个概念,最早由英国已故科幻小说家伊恩·班克斯首次提出。伊恩·班克斯在英国有“当代狄更斯”之称,被认为是“英国最有想象力的作家”。他在系列小说《文明》中, 假想人类的大脑皮层质中存在半有机体的神经网络,可以帮助人脑与人工智能系统无缝对接。

而今天,马斯克想把这个幻想的情节变为现实。他刚刚成立的新公司Neuralink的研究重点是目前炙手可热的人脑——计算机交互接口 (BCI)技术。说白了,就是要在人类的大脑中植入线路并将其与电脑连接。而最终的目标则是要借个技术帮人类与人工智能“合二为一”,实现思想的任意上传和下载,人类将因此“进化”成为超越人工智能的、更高级的人类智能(HI)。

马斯克一直非常担心在未来AI会变得比人类更加聪明和智能。“或许它们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救死扶伤和解决一些全球性难题,但这也意味着总有一天,它们会把我们看做一无是处的居家宠物。”马斯克说。

而“神经织网”就是为防止这个结果而生的。因为只有如此,才能保证人类的智力不落后于人工智能,甚至可以超越它们。

马斯克深信,这是人类在未来不会沦为人工智能的“小猫咪”的唯一选择。

难关:

如何听懂脑细胞的“语言”?

“脑机接口”是最近十几年发展非常快的脑科学技术。2015年,荷兰一名渐冻症女病人成为了第一个装配新型大脑植入体的人,科学家在她的大脑运动皮层控制左手的位置植入电极,这根电极可将信号传导到埋在胸部的信号放大器、发射器,并有体外信号接收器接收信息。

美国康奈尔大学神经生物与行为学系博士生陈睿东告诉记者,现有脑机接口技术的主流是植入式的,就是插电极到大脑里记录神经元活动信号。但它有可能造成组织损伤,以及发炎反应引起的信号衰退。而且这项研究也很难找到人类被试——要不是像“渐冻人”这样别无选择,谁也不愿意让人无缘无故在自己的脑袋上开个洞。

但马斯克的“神经织网”构想则是通过微创方式将电极放入人脑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得发展出一种新型的电子材料,它得足够小、足够软,可以注射到人类大脑中,然后在大脑中展开成为一个电极网络,成为记录神经元活动的多个电极。

这听上去简直像天方夜谭。但事实上,已经有科学家在此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比如哈佛大学的纳米专家Charles Lieber,他的团队在去年就声称发明了一种网格电极,可以用针头注射到小鼠的大脑中,同时还不会发生免疫排斥。

陈睿东说,这项新技术的确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但目前还没办法大规模使用或替代传统的电极。“而且它也面临很多问题:比如记录到的信号来自哪个神经元?信号采集效率如何?使用寿命有多长?”

而电极还不是现阶段最大的挑战,横亘在马斯克面前最大的障碍是破解神经元的语言。“要和大脑沟通,就必须要知道脑细胞彼此是如何沟通的。人机交互的理想状态,是我们可以‘监听’脑细胞之间的交流,以此来控制外部设备;又或者通过电刺激等方法‘向脑细胞说话’,以产生虚拟的感觉。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的设备能‘听懂’并且‘会说’脑细胞的‘语言’。我们知道神经元交流所用的语言载体是神经冲动:神经元会向它的下游伙伴们发出离散的脉冲。我们的电极再厉害,也只能记录这些代码。但记录到的代码是什么意思,只有初步的认识和猜想,还远远没有破解。”陈睿东说。

未来:

增强智慧遥不可期 治疗疾病更加切实

这几年,经常会有同“脑机接口”技术有关的科技新闻见诸报端,除了帮助“渐冻人”进行书写,还有“让瘫痪的猴子重新行走”等等。而这些突破主要是在脑机接口的“信号输出”方面;相形之下,“信号输入”的进展则更加滞后。陈睿东告诉记者,这恰恰是因为信号输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忽视前面提到的那些困难。“比如,用‘脑机接口’技术让瘫痪的猴子重新行走,并不需要我们理解运动系统的语言,只要将大脑的输出记录下来并用于控制外部设备,让大脑来学习输出正确的指令就可以了。”

而且,“信号输入”还有另一个巨大难题是输入手段本身:我们目前的主要手段是通过电极刺激大量神经元,而无法精确地修改一个个神经元的活动状态。这类似于我们只会用大喇叭发出轰鸣,而缺少精细的发声器官以产生有意义的语言。

综上所述,陈睿东认为,利用脑机接口技术实现“意识上传”、增强人类智慧,甚至实现人的意识永生,从目前来看都是遥不可及的。但有限的输入和输出,比如增强的虚拟实境技术,或瘫痪、帕金森症病人等的运动辅助方面,倒有可能在未来5~25年商业化。“根据新闻报道,Neuralink的首个目标也的确是聚焦于医学:通过脑机接口改善癫痫和抑郁等神经系统疾病的症状。这一短期目标要现实得多,更能直接改善病人的生活。相对于‘增强人类的智慧’,这些才是现阶段脑机接口技术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陈睿东说。

而在陈睿东看来,马斯克“因为担心人工智能有一天会打败人类,所以要大力发展‘脑机接口’技术”的声明,本身在逻辑推演上就存在问题。“如果他真的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有所忧虑,那应该专注于人工智能技术本身的安全才是正途。”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本文出自:http://www.toutiao.com/a6406342948237508866/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