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名人堂 查看内容

硅谷里支持政府的异类:投50万赚了10亿,他是“黑帮”教父还是个gay

2017-4-26 10:35| 投稿: caiflyer| |来自: 互联网

摘要: 去年,在特朗普获得总统竞选胜利后,特朗普同志和美国20多位科技大佬们,进行了一场“亲切友好”的会谈。 令人惊奇的是,最靠近特朗普的第二大顺位上,坐的不是苹果、亚马逊、Facebook等美国顶尖科技公司的CEO,而是 ...

去年,在特朗普获得总统竞选胜利后,特朗普同志和美国20多位科技大佬们,进行了一场“亲切友好”的会谈。

令人惊奇的是,最靠近特朗普的第二大顺位上,坐的不是苹果、亚马逊、Facebook等美国顶尖科技公司的CEO,而是一名硅谷投资人,自家公司和其他在场的公司比就是小不点。

但特朗普在会上激动地紧握着他的手,公开表达对他的喜爱,引发现场其他大佬一阵尴尬……

(20位大佬掌控的市值已超2万亿美元)

正文

这位投资人就是Peter Thiel。

这次美国大选中,在硅谷大佬一边倒支持希拉里的时候,Peter几乎是唯一一个冒天下之大不韪支持特朗普的人,还赞助了特朗普125万美元。如果总统大选是一场豪赌的话,Peter无疑是全硅谷唯一押对宝的人。

(估计连Peter本人内心也是Real 尴尬……)

Peter不止押对特朗普这只“黑天鹅”,他还是最早慧眼识珠投资Facebook的人,50万变10亿,获得投资回报超过两万倍;

他也是PayPal(美国版支付宝)的创始人,PayPal Mafia(PayPal黑帮)的“教父”级人物。

和特朗普一样,今年49岁的Peter也是个非常有故事的男同学!不走寻常路、一向喜欢唱反调、投资眼光神准、Gay(同性恋)等都是他的标签。

辞职创办PayPal

投资Facebook50万赚10亿

上世纪60年代,Peter在10岁时就举家从德国迁到美国旧金山的湾区(硅谷所在地),从小就和硅谷这个科技圣地的一同成长。

青少年时期,Peter可谓是一路开挂。从小就智商超人,不仅数学考试拿到过加州的第一名,12岁时国际象棋水平在全美13岁以下选手中排名第七。

1985年,他考入斯坦福大学攻读哲学,之后又在斯坦福法学院取得博士学位。

20多岁的年纪,他进入纽约一家顶级的律师事务所,顺利跻身精英阶层。但他的人生巅峰远不止于此。

有一次,他去面试美国最高法院书记员的工作,结果很少失败的他居然被淘汰了。就是这么一次失利,让他领悟到与其循规蹈矩参与别人的竞争,倒不如发现大部分人都视而不见的真相。

他决定从1到N的道路上退出,而去走一条从0到1的创新道路。

从哪开始呢?Peter注意到美国当时盛行赌球,但是赌球后现金的支付转账很麻烦,于是他想开发一款直接在电脑上进行网络支付的软件。

这样,PayPal就诞生了,因为便捷的电子转账服务,很快打响名号。这时,Peter发现硅谷有另一家公司也在做电子支付,他没有选择和这家公司斗个你死我活,而是聪明地选择强强联手。

(PayPal算是支付宝的鼻祖)

他和后来创办“特斯拉”的马斯克以50:50的比例成立合资公司,组成完整的PayPal,此后迅速占领全球市场。(支付宝目前大多支付限于国内,而PayPal在全球通用)

2002年,Peter把 PayPal以15亿美元价格卖给另一家公司eBay,自己拿到大约5500万美元。

之后,他变身为机构投资人,专门拿着钱到处投项目。现在全世界都在用的Facebook就是他早期投资的,当时他就投了50万美元,12年时间,已经差不多价值10亿,获得超过2万倍的回报。

“黑帮”教父级人物 PayPal堪称硅谷的“黄埔军校”

Peter在美国更为人熟知的另一点是,他还是PayPal Mafia(贝宝黑帮)的“教父”级人物。这个“黑帮”成员包括 PayPal创始人、前高管和员工等。

当年的PayPal公司人才济济,从这家公司出来的人到后来自己创业后都骁勇善战,牛逼轰轰,因此得名“黑帮”。

全球最顶级电动车公司特斯拉的Elon Musk、 美国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的Reid Hoffman、著名视频网站 YouTube 创始人华裔陈士骏等都是成员,还包括许多硅谷科技精英、高管。

在“黑帮”成员的公司中,至少7家估值超过10亿美金。在许多中国人眼里,Peter算是教父的教父,是大佬的大佬。

(PayPal Mafia在美国科技界无人不晓)

一个“反主流”“反政府”的异类 因支持特朗普而被“开除Gay籍”

在Peter身上,特立独行、和其他精英反着来是他的特质,这点倒是和特朗普风格异曲同工。

在Peter的书《从 0 到 1》中文版的序言里面,中国知名的天使投资人徐小平这么评价他:

彼得�6�1蒂尔就像这样一辆车,他不仅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地逆流而行,还让路上所有其他的车困惑和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反了方向。

他的这种“反主流”体现在很多的地方,比如他竟然鼓励学生辍学创业,他还搞了基金去支持这些辍学的创业者。

他还有很多诡异的投资理念,比如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投资Google的前员工。 因为在他看来,这些Google精英学到的经验,除了他们手头负责的,并无其他,他们甚至更难创造出一家伟大的公司。

他旗下的基金公司以投资尖端技术公司著称,如航空公司、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材料科学等领域,投的都是别人还看不懂的“处女地”。

他还砸了大把钱去研究“长生不老”。他计划至少要活到120岁,并为此每天服用人类生长激素。他与低温技术研究公司签了协议,一旦自己患上绝症要死了,就把自己冷冻起来,等到未来有技术可以治疗了再解冻重生。

彼得�6�1蒂尔一直非常怀疑政府的作用,他支持过各种“反政府”的组织,他认为政府的进步已经远远落后于当前的技术水平。

去年以来,特朗普限制移民、反对自由贸易、反精英的言论受到硅谷大佬、精英人士一边倒大骂,Peter却再次不按套路出牌,坚定站到特朗普的阵营,并赞助特朗普125万美元竞选经费。

因为他的站队,美国的LGBT 杂志 The Adovcate 愤怒地宣布把他 “开除 gay 籍” ,让人啼笑皆非!

是的,这位投资大佬和苹果公司的CEO库克一样,都是喜欢男人!

看懂全世界看不懂中国 他反对的每一件事都正在中国发生

可以说,Peter大半辈子投资很少看走眼,他的许多见解十分独到,这也导致一直以来他都十分自负。

2015年,Peter出版新书《从0到1》,讲述自己的投资经验与对创新的见解。

在来到中国宣传新书时他却遭遇了大大的尴尬,因为中国人的经验告诉他,商业可不止是他书中所认为的样子。

某种程度上,他对中国并不感冒。对创新推崇备至的他,认为中国创新能力有限,更多的是靠复制来赶超西方,而这背后是中国人不愿意尝试冒险和对“未来确定的悲观”。

但来到中国,和许多中国新兴产业的企业家会面后,他被重重“打脸”。

他强调从0到1的垂直创新,但中国企业却擅长在1到N的竞争中讨生路,比如滴滴、快的、神州等众多共享汽车的混战、美团、饿了么、百度糯米等团购领域的交锋;

他还鼓吹靠创新获得垄断地位,但中国企业教育他,我们也可以通过企业合并来获得垄断地位,比如滴滴和快的合并,58和赶集合并等;

客观地说,Peter的创新至上,从0到1的创造,在中国的大多数商业领域还只是美好的愿景。

长久以来,中国企业习惯复制。即使是微博、微信、美图、团购这些新兴的工具,创意来源也多来自国外。比起从0到1,中国人现阶段无疑更擅长从1到N,但谁说从1到N的过程就不是“创新”呢?所以,并不能完全否定中国人的创新能力。

当然了,虽然渐进式的创新让许多中国企业过得风生水起,但其实国人更希望看到的是像华为、大疆这样的突破式创新。从这点来看,这位硅谷赌徒的言论也并非完全不适用中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