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创业邦 查看内容

多巴胺:最好的互联网产品就是上瘾

2017-6-23 02:28| 投稿: xiaotiger| |来自: 互联网

摘要: 我们都说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是那些满足人性需求的,而移动互联网中最伟大的企业也都是解决了这些人性的痛点。人性的痛点几百年来一直没有改变:我们永远有社交需求,同时探索这个世界和自己,以及满足自身的物质需 ...

我们都说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是那些满足人性需求的,而移动互联网中最伟大的企业也都是解决了这些人性的痛点。人性的痛点几百年来一直没有改变:我们永远有社交需求,同时探索这个世界和自己,以及满足自身的物质需求。

于是,社交,搜索和电商构成了移动互联网的基础。但是最近我开始思考人性构成中更深层次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再刺激我们的大脑,让我们会有这样以及那样的需求?我们人性中天然的快乐源泉,其实是来自于多巴胺的分泌。而伟大的互联网应用,往往是符合多巴胺分泌原理的。

什么是多巴胺?

其实我最早听说多巴胺是通过身边跑步的朋友。跑步在一开始会觉得很累,但是越到后面会感觉越快乐,就是来自于多巴胺的分泌。所以我真的发现身边跑步的人越来越上瘾,甚至许多人从一个根本不锻炼的人,逐渐变成马拉松爱好者。

这两天看了知乎上一篇文章《从快感到成就感:多巴胺vs内啡肽》,对于多巴胺是什么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文章中对多巴胺是这么解释的:

“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它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也与上瘾有关。阿尔维德—卡尔森等三人研究多巴胺而获得诺贝尔奖。

多巴胺代表快乐吗?并非如此。

有研究表明多巴胺奖赏通路的本质是奖赏,而不是快乐。动物饲养员邓师傅的回答:

奖赏是什么?奖赏就是你做了一次后,你会想做第二次。一般来说,我们获得奖赏都是有实质性的反馈的,比如一个苹果,那么这个苹果的味道和触感等等物理性质信息在转换为神经信息后与奖赏系统相勾连,产生了突触可塑性的变化,你就知道苹果是好吃的而去吃苹果。

快感真是来自快乐的时刻吗?更多研究发现,多巴胺的效用产生于期待奖赏,而不是获得奖赏。多巴胺≈ want,所带来的是渴望和幻想。”

也就是说,多巴胺是我们大脑通过寻求短期刺激和奖赏,分泌出来的。所以上面说的跑步例子可能并不贴切(但事实是,我第一次听到多巴胺就是跑步的人说的)。因为跑步其实是追求一个更长期的自律生活,而多巴胺的分泌,其实更多是短期的刺激。

为什么这么说?从多巴胺分泌的原理上看,越是短时间带来的刺激,让人上瘾的概率就越高。所以人性的角度必然追求获得刺激的时间越来越短。比如游戏,以前我们打一盘魔兽争霸至少20分钟出结果,有时候甚至40分钟打到三本出三英雄了。

今天我们玩炉石传说,十分钟之内就有结果。大家从英雄联盟LOL转向王者荣耀,也是出结果的时间越来越短。从科学家的研究中发现,获得多巴胺最高的是赌博,其次是毒品,最后是性。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黄赌毒。

那些抓住多巴胺的互联网应用

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精神毒品。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最喜欢做的一个动作就是“刷信息”。中国人刷微信朋友圈,刷微博,刷淘宝商店。美国人刷Facebook,刷Snapchat,刷Instagram,刷亚马逊网店。因为多巴胺的效用产生于期待奖赏,我们曾经刷到有趣的文章,信息,图片的这种快乐在刺激我们持续刷信息流。所以导致我们许多人对于信息流开始上瘾。

从人性的本质看,这些互联网应用抓住了我们大脑的多巴胺分泌,让许多人上瘾,因为上瘾所以产生了用户粘性。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刷信息这个动作比PC互联网时代容易太多了。只要手指翻动一下,就能买一个“期待”。久而久之,移动互联网导致了整片时间的碎片化。

许多人经常沙发上一坐,然后刷各种信息流一晃就两个小时过去了。你去问他学到了什么?他却说不上来。同时,这也是为什么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睡觉会越来越晚。因为许多人习惯晚上睡觉前刷各种信息流。越到后面,我们大脑分泌的多巴胺就越多,人到了晚上反而兴奋睡不着。

所以王者荣耀为什么有价值?原来打一盘英雄联盟对战需要45分钟,而且只能在PC上玩。现在王者荣耀打一盘对战15分钟就行,而且随时随地可以打。前几天去腾讯参观,王者荣耀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全民游戏了。

我感觉地位不输给当年日本的“Puzzle & Dragon”。15分钟可以买一个信息的刺激点。许多人刷今日头条停不下来,也是被其各种新闻甚至段子上瘾了。越来越多的人,有了手机综合征。似乎无时无刻不能离开手机,吃饭,上洗手间都要抱着手机,就是这种信息流上瘾后的结果。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带来了最快速和简单的多巴胺分泌,满足了我们的人性。

所以社交,信息流,电商等有天然的用户时间粘性。这些东西永远是越多越好,而且容易上瘾。

比如购物本身有一种冲动消费在里面。人买了东西后会天然分泌多巴胺。许多人逛淘宝,京东,本身就会感觉快乐。再比如社交,人天生就喜欢看别人在干什么,有时候停不下来反复刷微信朋友圈,刷微博等。因为看到一条有趣的信息能分泌多巴胺。

所以我们也看到,有些资讯网站会刻意把各种容易分泌多巴胺的信息放在前面。再比如今天的短视频,每刷一次短视频都能让我们期待看到一条好玩的内容。还有各种约会软件,类似于Tinder这种,你每滑动一次手机,就带来一个可能性,也是一种多巴胺的分泌。

从广义的角度看,其实这一切都是消费品。消费品最好的模式就是让你上瘾。而让一个人上瘾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泌多巴胺。

比如我们吃MM巧克力豆,嗑瓜子时总是停不下来。因为每一次的动作,都给大家暗示会有愉快的体验。巴菲特喜欢的可口可乐,喜诗糖果也是让人上瘾。今天,移动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社交,购物,搜索,游戏等也不断上瘾。

说到底,移动互联网应用就是抢占用户的时间窗口,时间+用户=流量。那么伟大的互联网应用也必须让用户上瘾,从人性的角度上说,就是刺激人脑多巴胺的分泌。而回到人生,真正的幸福却又不是依靠多巴胺的分泌,寻求获得的短期刺激感,而是通过平和的内心,找到真正的幸福。

所以真正有价值的人生幸福,却应该是欲望的降低,生活的简约。但真正的幸福只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