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科技眼 查看内容

当黑客在体内植入9块芯片后 “终结者”要来了?

2017-8-15 01:03| 投稿: xiaotiger |来自: 互联网

摘要: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场景,你的家门钥匙、门禁卡、车钥匙、地铁卡、银行卡等与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息息相关的东西,未来都能通过一个植入你身体的小芯片所替代?这听起来有点科幻的场景,其实正被一位来自荷兰的生物 ...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场景,你的家门钥匙、门禁卡、车钥匙、地铁卡、银行卡等与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息息相关的东西,未来都能通过一个植入你身体的小芯片所替代?这听起来有点科幻的场景,其实正被一位来自荷兰的生物黑客Patrick Paumen一一实现,雷锋网最近就对这位全球顶级的生物黑客进行了专访。

解锁门禁卡、车锁、电脑密码……这就是一挥手的事儿

目前,我体内共有 9 个 RFID(无线射频识别)植入式标签,它们的频率、协议和功能各异,有的可以让我获取出入建筑物的权限,有的可以让我分享联系信息或其他数据,还有一个带有温度传感器,当识读器扫描该 RFID 植入式标签时,体温会显示在识读器屏幕上。

Patrick Paumen 是坚定的生物植入芯片拥护者,在他的世界中,不存在丢各种钥匙、忘记开机密码这种事,只要他没把自己弄丢就行!

但你可不要指望只植入一个芯片就开所有的锁,就目前来看,不同的门锁或 RFID 访问控制系统制造商会使用不同的频率和不同的协议。他必须植入多个 RFID 标签,以便能够兼容不同类型的 RFID 技术。

所以,在决定使用 RFID 植入芯片替代钥匙、门禁卡或钥匙扣之前,必须弄清其使用频率和协议,以确定需要哪种植入物。

除了能代替这些常见的卡片的植入芯片,他甚至会在自己的小臂中植入能够运行 Java 小应用的芯片,Patrick Paumen 介绍,这种名为VivoKey 的植入物与非接触式智能卡很相似,是一个面向身份、安全、加密和支付应用的可植入式 NFC 平台。

这样会更安全吗?Patrick Paumen 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我其中的一个 RFID植入式标签与外部 NFC 识读器组合使用,替代我的计算机密码,外部 NFC 识读器充当 USB HID(人机接口设备,例如键盘或鼠标),当 NFC 识读器扫描我的植入物时,微控制器会检查 UID 号是否有效,然后向计算机发送字符串(我的密码)。这样做的优势是可以防止“肩窥”,他人无法在肩膀后面偷窥正输入的密码。

另一种方法是使用 VivoKey 植入物生成 OTP 身份验证代码,解锁计算机。使用小键盘输入 OTP 身份验证代码,然后将密码发送给计算机。这样更安全,因为 OTP 代码只在 30 秒内有效。

芯片植入到身体的什么位置?多久维护一次?放入手心,陪你到老!

通常,尝试要把芯片植入自己体内的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疑问,毕竟,这些经常出现的科幻大片中的场景,离普通生活貌似还很遥远。

芯片一般植入到拇指和食指之间,因为这里可以避过骨头和复杂的神经区域,一般用注射器来植入,感觉和打针比较像。

为了避免感染,这些芯片在植入时都会增加一层生物涂层,大家知道,金属是有毒的!

因为RFID 植入式标签是无源器件,这意味着它不需要电池,只有当靠近识读器时才会通过感应供电,芯片的使用寿命可伴随人的一生。

当需要更改数据时,VivoKey 植入物所需的唯一维护就是在智能手机上的 NFC 平台更改数据,而无需将植入物从体内取出。

听起来很燃是不是?一种以后充地铁卡再也不用排队,只需要用右手拿手机就可以给左手芯片充钱的即视感!

挥挥手就能买买买的情景什么时候能实现?这有点儿难度。

“使用植入物替代支付卡,很难实现!”Patrick Paumen 直言,目前植入物不能用于金融交易,尚不支持在所有支付终端购买产品。

不过,一些有 RFID 植入式标签的人能够在健身房、学校或办公室付钱购买食物和饮料等,因为这些公司具有自有的付款系统。他们可以使用 RFID 植入式标签替代健身房发放的手环钥匙或办公室门禁卡/钥匙扣。此外,目前其他一些带植入物的人正在使用比特币加密货币系统做实验。

理论上,我们可以请求银行再发一张支付卡,然后取出卡中的芯片,设计并添加天线线圈,然后再添加涂层以确保安全地植入体内。但这存在一些挑战,首先支付卡是银行的资产,必须按要求退回,如果为了植入体内将其损坏,就无法退回了,即使没有损坏,支付卡都有有效日期,需要每隔几年更换一次,

但这对我来说不是很大的问题,在我们国家,非接触式支付有一定的限额,如果进行了多笔小额付款并最终达到了 50 欧元的限额,那么再支付时,支付终端会要求您将支付卡插入卡槽内,如果我将芯片植入体内,怎么插到卡槽内?

Patrick Paumen 希望,他可以找到愿意合作的信用卡公司或银行等金融机构,改变这一局面。

我的身体我做主,未来这些植入芯片还能干些啥?

在我们预测未来之前,先来回顾下历史。

在RFID 技术已存在数十年中,发生了下面这些事。

1998 年,Kevin Warwick 教授在自己的手臂里植入了一个 RFID 标签,以方便开门和控制电灯与电子设备。

2004 年,西班牙巴塞罗那和荷兰鹿特丹的巴甲海滩俱乐部为其 VIP 会员提供 RFID 植入式标签,支持他们使用这些标签进入 VIP 房间和支付饮料费用。

2005 年,Amal Graafstra 成为全球植入两个 RFID 植入物的第一人。

Amal 的双手分别植入了一个小型的 RFID 收发器,现在他仍使用它们开门、打开车门、登录计算机和操作由植入物激活的智能枪。

植入这些收发器后,他编写了一本名为《RFID 玩具》的书,成为 TEDx 演讲嘉宾,亮相众多电视节目,还拍摄了多部纪录片。他还创立了一家名为 Dangerous Things 的生物黑客公司,开发了全球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符合 NFC 的可植入式收发器。他不断探索生物黑客与超人类主义,目前正在西雅图总部开发下一代可植入技术。

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 CityWatcher (2006)、瑞典 Epicenter (2015)、比利时 New Fusion (2016) 和美国 Three Square Market(2017年8月)为其员工提供可选的 RFID 植入式标签来替代钥匙和门禁卡。

--------------畅想美好未来分割线-------------

在瑞典,乘坐火车的人们已开始使用植入物来替代车票。在未来的二十年,芯片植入身体将变得更加流行,更多公司将向其员工提供该选择。

人们将以新的方式使用无源植入物来替代 RFID 标签,例如贴在指甲、钥匙扣、项链、戒指、贴纸和腕带上的 RFID 卡,像机票、演唱会门票、酒店会员卡、公交卡等。

在未来,生物黑客也会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对植入物有了一定的认识。

我曾在一篇新闻报道中读到,一对夫妇体内都植入了 RFID/NFC 植入式标签,他们的小儿子总是模仿自己的父母,试图通过向圆柱型电子门锁挥手打开家门。如果父母体内有植入物或进行了其他身体改造,他们的下一代就会对植入物和身体改造习以为常。

Patrick Paumen预测,未来人们会开发出自带电源的有源植入物,推出全新的植入物系列。

例如,带微控制器、传感器、BLE 和 LED 的植入物。未来,我们还将开发出带心率监视器、血糖检测仪、BCI(脑机接口)等身体医疗传感器的医疗植入物。

在下月,Patrick Paumen也会来中国参加ISC 2017,他将现场演示如何使用克隆设备将RFID卡克隆,然后倒入自己的植入芯片中。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本文出自:http://www.cnbeta.com/articles/tech/641337.htm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