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互联网 查看内容

疯狂ICO即将套上监管的笼子

2017-9-5 01:16| 投稿: xiaotiger |来自: 互联网

摘要: 从爆火到被人唾弃 告诉你ICO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8月30日深夜向投资者发布警告,称国内外部分机构采用各类误导性宣传手段,以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数字货币首次公开众筹)名义从事融资活动,相关 ...

从爆火到被人唾弃 告诉你ICO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8月30日深夜向投资者发布警告,称国内外部分机构采用各类误导性宣传手段,以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数字货币首次公开众筹)名义从事融资活动,相关金融活动未取得任何许可,其中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

ICO风险以猝不及防的速度突然来临,“圈子里的”人在不同的敏感神经作用下反应迥异:已经有投资客在区块链项目群中嗷嗷大叫“赔了十几万了”、“公司赔了5000万”,也有更多新人、大妈还在争相挤入各大ICO微信群、QQ群,“求老司机带路,现在买哪个币好啊?”“有没有路印的群,拉我进去下”。今年7月才上线的知名ICO平台icoinfo则在30日突然宣布暂停新项目,给出的解释是“为防范风险,主动暂停一切ICO业务,待相关部门监管政策出台后,按照政策规范开展业务”。

9月2日,一场行业大咖云集的区块链盛会被北京金融局紧急叫停,据财新网报道,该会议叫停的背后,系监管已对ICO做出判断,其被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相关规范文件将于近期发放。

4月刚刚萌芽,6、7月凯歌高奏遍地黄金,8、9月骤转风雨飘摇,多方口诛笔伐,监管收紧箭在弦上……

短短两三个月内,ICO在中国的发展态势,活生生演尽“眼看它起朱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

■新快报记者 郑志辉

超高回报率让一切都变味了

ICO最早是由比特币技术圈里研发出的一种科技项目众筹方式,一般由科技项目发起人发布白皮书推荐项目,然后在圈内募集比特币或者以太币,同时按照一定比例发放项目本身的代币(代表项目某些权利和使用价值),从而为项目发展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所以早期也被称作“币众筹”。

以比较成功的币众筹项目以太坊为例,以太坊是一款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智能合约的开源底层系统,上面提供各种模块让用户来搭建应用,系统内通用一种代币(token)作为支付方式。2014年7月24日,以太坊开始为期42天的众筹,一比特币可以换到2000个以太坊,以此筹集到约31529枚比特币,时价约1840万美元。

有区块链技术专家表示,理论上,正规的ICO项目,是双方对于数字资产的交换,是应用价值的交换。同时,ICO募集的是数字货币而非直接募集法定货币,项目白皮书也未向参与人给予股权、或是项目收益权等承诺。

但事实的发展却是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普及,市场更多关注到了其代币炒作价值以及快速融资功能。

譬如说,那些在众筹阶段就投资了以太坊的人(按当时比特币价折算,每个以太坊约值0.29美元),按照9月2日的最新行情,以太坊每个约380美元。换言之,这些早期投资者的资产已升值1300多倍。

在“错过了比特币,不能再错过ICO”、“一币一别墅”的欲望驱动下,借ICO发币圈钱的狂热极速蔓延,从小众的极客圈到泛科技圈人士,从国外到国内,从数字货币投资者到路人、大妈,一切都变味了。

价格与数量随意定的疯狂ICO游戏

2017年ICO的增长只能用“爆发式”来形容。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ICO的融资规模尚不到2600万美元,2015年更一度下滑至1400万美元。到了2016年下半年,ICO全球融资总额跃升至2亿美元。

在中国,7月25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了《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监测发现面向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43家,完成ICO项目累计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总计26.16亿元,累计参加人次达10.5万。

这些数字似乎显得有些保守了,有统计称,国内参与ICO的人数已经达到200万人。另据各大ICO平台案例综合统计,8月ICO项目再度井喷,拟募集资金额度超50亿元。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不是一些项目暂停了ICO,选择了私募方式融资,整个市场拟募集资金有望超100亿元。

ICO究竟疯狂到了什么程度?数字已经跟不上想象力的要求了。

有币圈人士笑说:“ICO项目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币值翻5倍以上的,第二类是市值翻10倍以上的,还有一类是市值翻100倍以上的。”

量子链第一天“上市”,最高价格66.66元,涨幅达到33倍;公信宝众筹时“一股”几毛,如今翻了90多倍;小蚁币5毛涨到了如今的200元左右;最夸张的Stratis,一年涨了1500倍;而“BAT”,8天时间暴涨8倍,一天翻一倍。

谁谁谁又赚了上千万,这是这个圈子里的励志故事。“一睁眼,账户里多了两个亿!周围的兄弟们身价都涨了几百万!这种你能想象吗?”则是各大小炒币群里疯传的真假参半的案例。

号称是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6月底他的第一个ICO项目EOS白皮书问世,短短五天内融到了1.85亿美元。2017年7月2日,EOS的整体市值达到了近50亿美元。有人称之为“价值50亿美元的空气”。

日前,一款名为“嫩模币”(NMB)的ICO项目又成为业界话题。这款所谓的代币,声称每个币背后都链接着一名嫩模,“去中心化的嫩模产业,将更公平地为全社会服务”。更荒诞的是,这家公司还贴出了“前期投资人”名单,其中就有“李哭去”、郭宏才、小李子。而照片贴的分别是天使投资人李笑来、天使投资人郭宏才以及国际影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然而,这款“嫩模币”,截至今年8月初,已经逆势暴涨了5倍。

如此不靠谱的代币,为什么还能如此暴涨?一位业内人士直言,不少庄家操控着代币的价格,这些玩家往往是前期炒比特币的大佬,他们手中有足够多的比特币可以让代币的价格直线上升。

ICO疯狂对市场的影响,不仅仅表现在突然批量冒出大量的垃圾圈钱项目,甚至站台都能成为一种职业,据说某位大咖靠做各种ICO项目的顾问赚了2亿,还有风闻称某交易平台上线费用已经达到了6000万元。有人托关系想获得评级平台更好的评级,也有人用上了威胁利诱的手段。

ICO与传统融资方式的区别

ICO

相同 线上市场化的募集方式,通过社会媒体,项目可以只处于计划阶段。

不同 投资者获得的是可以在二级市场交易的代币而

非股权。

风险投资

相同 项目可以只处于计划阶段,投资于对项目的预期。

不同 不需要与投资人面对面,代币可以立即流通、不要求披露投资人、不需要合格投资人、不需要承

诺业绩。

IPO

相同 均获得未来可交易的某种权益。

不同 没有信披要求、多阶段募资但时间期限很短,往往不是公众公司。

■本版制图/廖木兴

(数据来源:零壹财经)

红线!红线!红线!

到了七八月份,整个中国的ICO氛围,多位圈内人士都表示,酷似当年的非法集资及P2P网贷平台。

“之前做ICO项目要准备大半年,对项目发展有清晰的规划,对于可行性进行第三方分析调研,花很长时间和投资人做路演,费用使用情况明细也都会公开。而在2017年爆发的ICO热,不管项目白皮书内容如何,融资金额动辄数千万元,而且融资时间几天或几小时。其中甚至有连白皮书都没有的项目,就凭发起人的个人影响力,就开始拉微信群进行打款”,这样的做法被区块链技术人士调侃称“空气链”,直言“圈钱已经不顾吃相”。

“目前,ICO定价都是各个团队自己定的。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拍脑袋估值。所谓定价,其实赌博成分很大,有些类似押宝开玉石一样”,“目前很多ICO项目只有一张PPT,融资方携款潜逃的风险巨大”,诸如此类的报道,充斥着各大科技媒体头条。

更让人担忧的是,一些ICO项目开始进入小区进行宣传,而参与投资的是社区中的大妈。在路演现场,对于技术和行业应用一概不懂的大妈只关心什么时候能卖代币,认购能够打几折,“人人都想着一夜暴富”。更多荒诞离奇项目持续上线,然后依然“秒光”、暴涨,再暴跌。小白投资者毫不讳言,“基本上就是在买彩票”,“万一赌对了,儿孙都不愁了”。

8月30日,7月才上线的知名ICO交易平台icoinfo突发公告称,自即日起主动暂停一切ICO业务,待相关部门监管政策出台后,按照政策规范开展业务。这一消息触发了币圈的“黑色一小时”,小蚁币的价格从204元到166元,量子链从110元到84.83元,均下跌了20%;刚上线不久,但交易量最大的唯链,甚至在15分钟内就下跌了16%。

然而在一小时后,人们发现其他机构并没有随之跟进后,刚刚还在大跌的代币价格,又在以与下跌时的同样速度恢复了,部分代币的价格甚至比消息宣布要涨得更高。刚刚还一片愁云惨雾的群里,画风一转变成了:懊悔自己在低点的时候过早离场,或者没有下定决心抄底。这样迷你版的“金融危机”,随着监管消息的增多,几乎每天都会上演。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指出,不论从发行主体、投资者还是市场的角度来看,ICO都存在风险。“首先,从发行主体来看,ICO涉及非法公开发行证券,涉嫌为洗钱等犯罪行为提供渠道,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经营等风险。其次,对于投资者而言,ICO存在着诈骗、内幕交易等风险。第三,恶性短线交易泛滥、黑客攻击、数字货币价值波动大等成为ICO最主要的市场风险,都会对投资者带来难以弥补的损失,也容易滋生投机行为。”

当行业内持此观点的人越来越多并不断发声的时候,政府出台监管措施已是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监管的笼子终于要落下了

8月30日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近期各类以ICO名义进行筹资的项目在国内迅速增长,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并形成了较大风险隐患。其中的风险主要包括:一、国内外部分机构采用各类误导性宣传手段,以ICO名义从事融资活动,相关金融活动未取得任何许可,其中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二、 由于ICO项目资产不清晰,投资者适当性缺失,信息披露严重不足,投资活动面临较大风险。

9月2日,财新网引述知情人士消息指,急速升温又明显积聚风险的ICO已经引起了中国监管部门的警觉。央行相关人士8月下旬以来研究了大量的ICO白皮书,与多位资深法律专家讨论的结论是:ICO仅仅是穿了合法的马甲,其本质就是变相非法集资。除此,即使ICO可以摆脱非法集资的嫌疑,但也涉及明显的合同诈骗。

这意味着,ICO不得再被允许公开发行,其活动会大量萎缩并转至地下。存量的ICO项目则由交易平台自身消化。同时,根据处置非法集资的责任主体分工,将由各地金融办(局)履行监管职能。相关规范文件将于近期发放。

坚持不参与任何ICO项目的币行CMO田颖2日对记者表示,关于市场上传言的“取缔”消息,不排除是对某些语句的断章取义。

她还表示,“新兴技术在发展初期都是双刃剑,一面是创新,一面是风险。如何能将风险关到监管这个笼子里,是目前金融科技整个行业能够健康发展的关键。有人会利用ICO做传销,就像有人会利用电信系统去诈骗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说ICO全都是传销,那么就可能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ICO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如果能够在合理合法的监管体系里被有效管理,是可以作为高新科技企业融资的新渠道的。关键在于如何管理、约束使用工具的人,扬长避短。ICO行业需要自律,也需要他律,当然一切都要以遵守法律为基本底线。”

而在某交易平台的2000人大群里,2日下午群成员对此的反应,和此前每次传出监管收紧消息时如出一辙:有人认为“国家不会轻易监管的,扯淡”,有人豪言“你们丢筹码的时候我在下面接着”;有“老币民”以“过来人”身份慨叹,“现在就是这样,一有风吹草动就是主流币涨,山寨币跌,然后收割韭菜,韭菜去追高接盘主流币,然后庄家高位出货,反过来兜底山寨,循环往复,韭菜不停割肉和跟后面吃灰”,也有新入群者“弱弱地问”,“交易所会跑路不?”

他们不知道或者没有留意到,现在的ICO二级市场大多都只领了通信管理局的ICP网站经营许可,除此外没有其他方面的牌照管理。而那些发行代币的组织,基本都在官网上贴上了这样的“声明与风险”:对项目将来可能存在的风险不做任何预估和保证,用户应自行承担风险和可能产生的损失。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本文出自:http://www.toutiao.com/i6461607065444942350/

免责声明:本文搜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请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