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科技眼 查看内容

盛大游戏私有化迷途 老“戏骨”何以被抢食

2015-12-23 16:15| 投稿: admin

摘要: 原本已接近尾声的 盛大游戏 私有化日前再起变数,与投资机构的纠纷,股东的内斗对决,将这家老牌游戏公司的回归演绎得更加戏剧化。 盛大游戏曾于2015年

原本已接近尾声的 盛大游戏 私有化日前再起变数,与投资机构的纠纷,股东的内斗对决,将这家老牌游戏公司的回归演绎得更加戏剧化。

盛大游戏曾于2015年11月18日晚间发布消息称,当天召开的股东大会,最终投票通过私有化协议。预计将在当月最终完成私有化交易,届时盛大游戏的股票将从 纳斯达克 退市。当外界几乎认为历时两年的盛大游戏私有化终将落幕,盛大游戏却迎来了新一轮内斗高潮。

继相关投资机构在三地法院起诉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下称“中绒集团”),曝出盛大游戏私有化份额被侵占纠纷,12月29日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Capitalhold Limited(下称“凯德集团”)在银川召开股东会被香港高院的禁制令紧急叫停。盛大游戏的前两大股东,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对盛大游戏的争夺浮出水面。

跌宕起伏的内斗,显然让盛大游戏的回归A股之路再添变数。据接近盛大游戏的资本人士透露,在此之前,盛大私有化也曾一度因为资金问题陷入僵局。但以目前业内对于游戏公司回归的热炒,以及巨人借壳回归的高估值带动效应,身为老牌游戏公司,盛大游戏很容易成为哄抢对象。“快走到最后一步,谁都不想轻易撒手。”

谁动“手脚”

上海颢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诉中绒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马生明一案,揭开了盛大游戏私有化乱象的一角。

尽管中绒集团方面申请终止了原定于2015年12月28日召开的民事庭审,但据之前投资人向媒体曝光的起诉状陈述:与中绒集团签订协议,通过作为LP加入合伙企业的方式出资参与由中绒集团牵头的盛大游戏私有化交易。但在私有化成功后,中绒集团单方面下调、退还、甚至拒绝投资人的出资份额,将本该属于投资人的利益拱手让与他人。统计相关七份起诉状披露信息,投资人在盛大私有化中原本拥有共计21.45亿元的份额。经中绒集团“调整”后,仅剩4.78亿元。

身为盛大游戏目前的第一大股东,中绒集团深陷一系列风波之中。中银绒业发布公告称,确已收到上海颢德和宁夏晓光的诉讼。30日发布公告,承认银川市公安局对中绒集团实际控制人马生国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但颇为戏剧性的是,12月29日,银川市副市长、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郭柏春在银川会见了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被传遭宁夏警方刑事立案的中绒国际董事长马生明、实际控制人马生国也参加了本次会面。

虽然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马生国处于协助调查阶段,但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方侧面确认,马生明、马生国确实参加了当天的会面,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也在现场。在微妙的事态进展中,上海颢德代理律师接听记者电话时则以“没有接到新的授权,不方便讲”为由,匆忙挂断电话。

在资本人士看来,以目前在A股上市的游戏公司来看,盛大算是拥有老牌声誉的游戏公司,在当年网游黄金年代,如日中天的盛大曾经一度占据网游行业的头把交椅,即使之后先后被 腾讯网易 超过,仍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锁定网游第一阵营。

除了老牌游戏公司积累下的业内资源,陈天桥时代实行多面扩张,以及当年盛大文学、盛大游戏在IP资源有一定积累,在如今热炒IP的情势下,IP是否有足够大的用户群覆盖,影响力是不是足够深远,同时,品牌知名度是不是足够高,是否有足够好的商业化空间,都成为考量游戏公司的新标准。

而私有化借道回归,被认为可能是老牌游戏萌发第二春的契机。日前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回归A股的关键时刻,退休近三年的史玉柱再度出山,表面上看是重回管理一线,实则对于资本市场注入强心剂的用意更深。

当年长期处于第二阵营的巨人网络借用回归上演估值暴涨,盛大背后的资本力量显然也想利用回归A股大做文章。

争夺“盛大”

表面上看,是一系列纷繁芜杂的连锁诉讼与纠纷,回到事情本质,则是对盛大游戏股份与回归A股可预期利益的争夺。

中概股私有化的浪潮中,很难再有第二家,像盛大游戏这般跌宕起伏。历经的两年,6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据接近盛大游戏的人士透露,过去的一年多,盛大游戏私有化进程频繁生变又久拖未决,市场曾多有质疑其私有化成功率的声音,私有化亦一度遭遇资金压力。“但最终私有化估值偏低,极有可能为后续的资本运作铺路。”

身为盛大游戏的大股东,中绒集团和世纪华通矛盾升级更充分地说明这一点。2015年12月29日股东大会,世纪华通搬出香港高院急发“禁制令”叫停,被外界普遍认为是以往被踢的行动。当天的主要议案为一项临时提议的合并计划,即由新设立的Ningxia Parent Limited、Ningxia Merger SubLimited与凯德集团进行合并。上海砾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世纪华通一致行动人)对外表示,合并计划相当于将盛大游戏资产变相转移给中绒集团新设立的空壳公司Ningxia Parent Limited。

据中银绒业公告显示,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共有9个持股平台,中绒集团实际控制其中四个平台,累计持有盛大游戏221,275,697股,占盛大游戏股份总数的41.19%,占盛大游戏表决权总数的46.66%。而世纪华通方面,华通控股、砾游投资及东方证券共同设立的砾天投资、砾华投资、砾海投资,组成了“砾系基金”,通过出资63.9亿元收购华盛BVI、通盛BVI、上海海胜通投资有限公司三家公司100%股权,让世纪华通间接持有盛大游戏43%的股权。但世纪华通所持有的股份投票权却偏低,仅有略超16%的投票权。这也是世纪华通被怀疑可能被排挤出局的重要原因。

而据相关人士透露,中绒集团和世纪华通争夺盛大的矛盾实则由来已久,双方都表现出相当的排他性。之前亦曾有消息传出,私有化之后的盛大游戏极有可能与国内一家知名手游公司整合,重归A股市场。 中国手游 一度被认为是最有可能与盛大游戏完成整合的手游公司,主营业务为汽车配件的世纪华通被认为是背后的动因。据世纪华通之前公开发布的消息显示,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方式收购中国手游100%股权,而另一家积极参与私有化的公司正是盛大游戏。

当记者针对股东之间的激烈内斗向盛大游戏求证,盛大游戏则体现出独善其身的意味。其官方回复称,作为经营实体,盛大游戏会将更多的精力投注在产品上。

即使如此,争夺盛大的高潮显然还未到来。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薛永峰认为,“A股缺乏大体量的游戏公司,盛大游戏凭借长期积累的IP、业内资源或许有不错的机会。”而前有2014年游族借壳梅花伞,后有2015年巨人借壳世纪游轮连续20个交易日涨停的刺激效应,资本还会更疯狂。

资料

盛大游戏私有化最早于2014年年初启动,至2015年11月19日正式宣布通过私有化协议,历时几近两年。

盛大游戏私有化进程颇为曲折,买方财团发生了5次股权变更,背后利益纠葛尤为复杂。

2014年1月27日以盛大集团、春华资本为首的财团向盛大游戏提出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

同年4月, 完美世界 加入私有化交易,并用现金1亿元收购了部分盛大游戏股份。同时加入交易的还有 FV Investment Holdings、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

同年9月,私有化方案迎来第二次变更。春华资本、完美世界、 FV Investment Holdings 和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 四方从买方财团中退出,取而代之的是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和宁夏中银绒业三方的加入。

同年11月,盛大集团将所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全部出售给宁夏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控股。

而后的12月,宁夏亿利达以及宁夏中银绒业同意组成新财团,对盛大游戏进行私有化。

2015年3月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又突然宣布重新入局。

2015年6月30日,世纪华通宣布华通控股、上海砾游及“东方资本”共同作为普通合伙人分别发起设立“砾天投资”“砾华投资”“砾海投资”,合称“砾系基金”,将间接收购持有盛大游戏43%的股权。

2015年11月,盛大游戏私有化协议终于在两年的辗转反复中尘埃落定。

from:中国经营报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