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名人堂 查看内容

苹果公司COO蒂姆.库克:乔布斯的接班人?

2008-12-31 11:10| 投稿: green

摘要:                   &nbs...
                                        蒂姆·库克(左)与乔布斯(新浪科技配图)  导语:《财富》近日发表署名为亚当·拉什斯基(Adam Lashinsky)的分析文章称,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接班人问题近年来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在今年多次传出乔布斯身体不适的消息之后,他的接班人也开始浮出水面,此人便是深谙公司运营之道的商业奇才、苹果现任首席运营官蒂姆·库克(Tim Cook)。  乔布斯无可替代  我们就从一些让人感到不太舒服的事实开始吧。如果不是今年6月乔布斯面容憔悴地现身旧金山,我们可能不会写一篇有关乔布斯接班人问题的文章。毕竟,在2004年做完胰腺癌手术后,乔布斯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自去年夏天亮相以来,苹果敏感的投资者和博客圈便对乔布斯的健康问题有种种猜疑,对于这些猜测,乔布斯一直拒绝做正面回答。苹果内外都弥漫着这样一种看法,那就是作为苹果一系列奇迹的缔造者,乔布斯的地位无可替代。  世界上只有一个乔布斯,一个举手投足便可重塑整个行业格局的梦想家。投资者对乔布斯健康状况不佳的担忧,使苹果市值近来蒸发了数十亿美元。例如,10月初有关乔布斯心脏病发作的假新闻曾让苹果损失惨重,100亿美元在短时间内消失。当然,在乔布斯不可或缺的鼓噪中,助长这股浪潮的最具影响力的人恰恰是乔布斯本人。  而另一个深陷浪潮中的人则是有望替代乔布斯成为苹果CEO的高管——公司首席运营官蒂姆·库克(Tim Cook)。2004年,在乔布斯因癌症手术恢复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库克曾暂行苹果CEO一职。据知情人透露,库克最近曾说过这样一番话:“取代史蒂夫?别开玩笑了,他是无可替代的。这是人们必须要接受的现实。即便在我退休很久之后,我仍会在苹果看到满头灰发、年逾七旬的乔布斯。”  库克也许说对了;因为我们并不完全清楚乔布斯的健康状况。但是,大公司的接班人计划通常不是建立在希望之上。53岁的乔布斯何时退休?相信只有乔布斯及苹果董事会其他7名成员知道。尽管库克作为公司运营的奇才受到外界高度赞誉,但在苹果之外,很多人对库克是否会成为一位成功的CEO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认为他并非替代乔布斯的合适人选。据悉,库克将在今年11月度过自己48岁生日,他酷爱运动和健身。  库克浮出水面  投资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吉(Toni Sacconaghi)说:“从逻辑上讲,不出意外,库克是乔布斯的合理接班人。但还不能过早下结论,只能说是库克的机会比较大而已,因为乔布斯目前仍是苹果的核心,库克的影响力不能与他相提并论。”苹果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公司之一,其CEO的“逻辑”继承人当前还是一片空白。  不过,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库克就是替代乔布斯的合适人选。在对与库克直接打过交道的数十人的采访中,一幅令人信服的画面展现在我们面前。库克和乔布斯在许多方面截然不同,相同之处是,这位苹果的二号人物同乔布斯一样,对工作执着、苛求。  库克出生于阿拉巴马州,毕业于奥本大学,获工程学学士学位,是位工作狂,个人兴趣爱好不多,喜欢骑自行车、户外运动和橄榄球。此外,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库克最终成功掌舵苹果,这家公司至少在未来几年可以保持稳定,毕竟多年来他一直参与苹果的运营管理工作。  库克1998年从康柏转投苹果,他拥有16年IT业从业经验,其间供职IBM长达12年之久。加盟苹果之后,库克面临着重大挑战,要给纠缠不清的苹果生产、销售和供应环节理出个头绪。一天,库克召集自己的团队开了一个会,最后,会议讨论的是在亚洲遇到的一个特殊的问题。他对与会人员说:“情况确实很糟糕,有人应该在中国处理这件事。”  在会议进行到30分钟时,库克抬头看了看重要的公司高管萨比赫·汗(Sabih Khan),然后不假思索地问道:“你为何还在这儿?”据知情人后来描述,听闻此言,萨比赫立即起身走出会议室,驱车赶赴旧金山国际机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预订了一张飞往中国的单程机票。今天,萨比赫仍是库克在苹果的左膀右臂。这段插曲向我们展现了一个真实的库克:对属下要求严格,从不感情用事。  库存好比奶制品  几乎从加盟苹果的那一刻起,库克就明白肩上的重担,即必须使公司脱离生产环节。他关闭了苹果在世界各地的工厂和仓库,建立与制造商的合作关系。结果,按照库存产品在苹果资产负债表上存在的时间长短,迅速从以月计算降为以天数计算。库克曾经说过,库存产品“基本上就是魔鬼”,正常情况下,库存产品的价值会在一周时间内跌了1%至2%,比像当前经历的困难时期贬值的速度更快。  库克一直说:“你要像从事奶制品行业一样管理公司,如果奶制品过了保质期,问题就来了。”正是在库克的这种逻辑原则的指导下,苹果的库存管理效率完全可同戴尔相提并论,后者的库存管理模式如今已成为电脑生产效率的黄金标准。  我们知道你此刻在想什么:为何总在讲这类成功公司的小事情?原因是,看似乏味的事情对苹果今日的成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重要性绝不亚于华丽的设计和令人匪夷所思的营销手段。例如,对市场需求进行预测并在此基础上决策,对电脑行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是在新产品快速更替老产品时,这种预测显得尤为重要。  看一看Palm在2001年的遭遇,就知道苹果的决策有多明智。这家公司宣布推出新款支柱性产品PDA(这款产品一定程度上加剧老款PDA的销售陷入更大困境),破坏了公司整个季度的销售业绩,结果,后来Palm再也无力推出其许诺的新产品。这种战略失策不会发生在苹果身上,这家公司采用一种另类的营销模式:在创新性产品神奇般地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经销店之前,它们一直处于绝密状态。例如iPhone、iPod、iMacs和MacBooks,苹果导演的天衣无缝的新产品发布不断给消费者带来惊喜。  鱼和熊掌兼得  下面就让我们给大家介绍一个经典案例:2006年,苹果将其整个电脑系统(computer line)过渡至以英特尔处理器作为操作平台。出于许多技术原因,我们不会在此深入探讨,但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库克团队在某种程度上是确保公司产品销售绝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看一看库克在苹果这次战略决策中的贡献吧。  获取高额利润率有两个基本途径:一是提高售价,二是降低成本。但苹果采用了上述两个方法,做到了鱼和熊掌兼得。在精明的营销手段和华丽的产品设计的吸引下,苹果新产品早已吊足了消费者的胃口,他们对质优价高的产品是心甘情愿地付出。  另外一个方面,库克的商业运营天赋使成本一直处于可控范围内。这样,苹果就变成了一台源源不断制造钞票的“印钞机”。库克过去曾将苹果比喻为一个“本质上具有创新精神、同时兼具整个‘资产负债表之母’的地方”。这意味着苹果至少可以获得245亿美元现金,且无任何债务负担。  决策具有前瞻性  这种资产负债表是强有力的战略武器:库克可以借此拉拢供应商,打击竞争对手。2005年,苹果推出了新一款iPod音乐播放器——Nano,iPod Nano是一款颇具创新的产品,因为它比当时市场上销售的音乐播放器使用更多的闪存(flash memory)。库克团队准确预测到iPod Nano将在全球刮起销售狂潮,于是向三星、Hynix等供应商预先支付了12.5亿美元的款项,以有效垄断2010年前音乐播放器中所使用的闪存的市场。  专门从事供应链分析的波士顿咨询公司AMR Research首席分析师凯文·奥马拉(Kevin O'Marah)说:“在蒂姆·库克加盟之前,苹果可能从未想到过这种策略。”囤积闪存还表明,苹果的运营战略不再仅仅侧重于如何削减成本。美国斯坦福大学管理学与工程学助理教授布莱克·约翰逊(Blake Johnson)与苹果运营团队保持着密切接触,他说:“供应链世界很大程度上一直在讨论如何节省开支。苹果确实没有这样做。”  为使苹果核心业务运行更加平稳,库克建立了一个亲密无间的运营团队,集集体之智慧做出战略性决策,这些人从库克加盟苹果的那一刻起便跟随在他的左右。他们分别是闪存囤积策略的具体执行者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负责市场需求预测的苹果长期员工斯特兰·奥布莱恩(Deirdre O'Brien),负责客户支持部门的比尔·弗雷德里克(Bill Frederick);负责笔记本业务的高管萨比赫·汗。今年,库克又请来丽塔·拉妮(Rita Lane),负责苹果台式机业务。库克供职IBM之时,拉妮就是他的得力助手。  公司二号人物  多年来,库克承担了许多重要工作。2000年,他担任销售部门和客户支持部门的负责人。那时,苹果的销售工作意味着要同零售商和其他Macs经销商打交道。在库克的坚持下,苹果开始用本公司训练有素的销售人员替换Best Buy等经销商门店雇员。这可称得上是今天苹果零售店颇受欢迎的创新性服务“Geniuses”的开路先锋。  2004年,在库克临时担任苹果CEO的那一年,他还掌控制Macintosh业务部门。第二年,乔布斯任命库克担任公司COO。今天,他的职责范围已经扩展至iPhone的销售和运营,包括负责同销售iPhone的51个国家的无线运营商进行谈判。此外,他还担任法律、财务、设计、营销等重要部门的掌门人,直接向乔布斯汇报工作。  吃高能棒 穿耐克鞋  虽然也会用微笑表达情感,但库克的“默认”表情却是眉头紧锁,他的幽默也给人干巴巴的感觉。开会的时候,他素以长时间令人不安的停顿而著称,这个时候,你的耳朵只能听到他撕高能棒包装的声音,而高能棒正是他经常享用的食物。  与苹果的每一个人一样,库克也穿休闲牛仔裤。他的灰白的头发剪得很短,头型与偶像兰斯·阿姆斯壮(Lance Armstrong)一样,很有点向偶像致敬的意思。(阿姆斯壮曾对一位好友说,他并不认识库克,虽然“听说他这个人不错”。)在穿戴方面,库克唯一值得注意的可能就是他经常穿一双耐克运动鞋,这也许和他曾是耐克董事会成员有关。乔布斯也喜欢穿运动鞋,新百伦(New Balance)是他的最爱。  库克精力旺盛,在苹果员工眼中简直是个传奇人物。他经常是凌晨4点半起床,给为他工作的主管们发电子邮件;国际电话会议更是随时都可能召开。多年来,库克已养成一种习惯,周日晚上与员工召开电话会议,为周一举行的更多会议做好准备。麦克·琼斯(Mike Janes)已和库克共事5年之久,后担任苹果网店负责人。他对在纽约召开的一次MacWorld大会仍记忆犹新,当时库克在乔布斯早晨作出一项重要指示后于下午召集会议。  现任票务网站FanSnap CEO的琼斯说:“那天晚上,我们中很多人都拿到Mets队的比赛门票,准备去看比赛。可几小时之后,他仍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地拷问我们,搞得我们就像上学的孩子一样紧盯着时钟。我现在仍记得蒂姆说了什么,他说‘好的,下一页’,同时还不忘撕开另一个高能棒。毫无疑问,我们最终错过了比赛。”  将提问进行到底  对于那些能够接受的人来说,为库克工作绝对是一次受益良多的经历。史蒂夫·多尔(Steve Doil)曾在库克负责的部门工作,后来因为家庭原因移居德克萨斯。他说:“他会问你10个问题。如果全部回答正确,他会再问10个问题。如果你做这项工作只有一年时间,他就开始问你9个问题,但只要有一个回答错误,他就会再问你20个问题,然后是30个。”  开会的时候,库克会表现得粗暴无礼。一名前高管说:“我领教过他粗暴的一面,似乎要把人撕成碎片。他会问你一些明知道你无法回答的问题,而且是一次又一次。这一点也不好笑。”这名高管现效力于另一家消费电子产品公司,要求不要透露他的真实姓名。  负责敲定人选的小组可以对外说了解工作中的库克,但对于生活中的他是个什么样子,几乎没有一个人敢说非常了解。库克是一个单身汉,住在帕罗奥多一间租来的房子,度假时会选择类似约塞米蒂和宰恩国家公园这样的地方。他很少表现出自己是一个富人,尽管多年来卖掉的苹果股票价值已超过1亿美元。大家都知道,他是第一个走进办公室同时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他的国际商务行程对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工作之余,他会到体育馆健身、徒步旅行或者骑自行车。  不善交际 讨厌出风头  库克之所以讨厌出风头可能与他的经历有关。1999年,库克曾接受奥本大学校友杂志采访。他在采访中说,自己是在阿拉巴马州的罗伯茨戴尔长大的,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就位于一条通往海滩的公路附近。他的父亲是一名退休船坞工人,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与乔布斯一样,库克也曾与死神擦肩而过。1996年,医生确诊他患上多发性硬化症,后来证实是一次误诊。他对奥本大学校友杂志表示:“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我便用另一种方式看待这个世界。”  此次健康恐慌也同样燃起了他对骑自行车这项运动的激情。他经常参加与多发性硬化症有关的骑自行车募捐活动,一路下来往往累得筋疲力尽。他曾对别人说,自己捐助了大笔资金,但他从不大张旗鼓,而是悄悄进行,所以并不被公众所知。但例外的事情总是有的,他曾经以个人名义为奥本大学的工程学院捐助一项奖学金。在奥本大学的杰出校友名录中,库克名列前茅,但在自己的母校,他却始终保持低调。奥本大学校友会会长黛比·肖(Debbie Shaw)说:“我们的很多校友都喜欢得到别人的赞美,但蒂姆并不是这样的人。”  很多人认为,库克的低调可能正是他太害羞的表现。波士顿半导体业咨询顾问吉娜·格勒斯基(Gina Gloski)与库克同年毕业于奥本大学并且同样攻读的是工业及系统工程学专业。她是少数相当受欢迎的女校友之一。有意思的是,格勒斯基直到几年之后才认识库克,当时他们共同为一个校友会服务。她说:“蒂姆并不是一个非常喜欢交际的人。他不太爱与人交流,似乎也从未表现出对什么人感兴趣。我喜欢拥抱和亲吻别人,但我从不觉得和蒂姆拥抱或亲吻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随时准备向老板汇报工作  对于库克的观察,绝对多数都聚焦于他在性情上与乔布斯有哪些不同之处。库克镇定、沉着,从不抬高嗓门说话,这些都是乔布斯所没有的。一名前苹果高管说,他会利用在早就准备好的一句“台词”,以防和乔布斯在乘电梯时相遇时使用,因为乔布斯让你本能地感到可怕。但他是否也会为库克准备这样的“台词”呢?“不会的,因为库克不会和你说话。”  从奥本大会毕业后,库克在IBM位于纽约的三角研究园效力了20多年,在此过程中,他从杜克大学拿到MBA学位。据当时的老板理查德·多特里(Richard Daugherty)回忆,库克一心一意地工作,甚至主动在圣诞节和元旦时到工厂加班,帮助公司完成这一年的所有订单。另一名IBM高管、曾担任PC部门生产主管的雷·梅斯(Ray Mays)说,那些年,库克显然成为IBM一个极不寻常的员工。“IBM流传着一个很老的笑话:IBM和仙人掌之间有什么不同?答案是仙人掌外面长刺。蒂姆显然是个例外,他的处世风格让很多人愿意与他共事。他比其他任何人都聪明,工作更卖力,也更具进取心,并且是以一种非常积极的方式。”  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库克于1994年离开IBM,而后加盟一家名叫“Intelligent Electronics”的批发商的电脑转售部门。在1997年这家公司被Ingram Micro收购前,他曾经担任这一部门的首席运营官。在此之后,他又转投康柏,但只工作了短短6个月,之后就被乔布斯聘用,那是在1998年初。  乔布斯为库克准备了一间办公室,就靠近他的办公室。现在,这间办公室已摆满库克在奥本大学求学时的随身物品,其中包括他最喜欢的歌手鲍勃·迪伦(Bob Dylan)的一张照片以及博比·肯尼迪(Bobby Kennedy)的一张照片,后者显然显示了库克的另一面——他是一名理想主义者。  库克曾表示,他经常会用一个谁都无法回答的问题“折磨”自己——如果博比·肯尼迪当选总统,将会发生什么?据一些熟悉他的人透露,库克最近表示:“博比知道如何与各阶层的人打交道,并建立联系。他距离当选总统仅一步之遥,他非常热爱自己的人民,希望让他们生活得更好。”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卡罗莱纳州生活时,他就成为一名注册的共和党员。最近,他又为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竞选总统捐款。对于博比,库克的心中充满钦佩之情——“他坦然地站在哥哥的阴影下,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在政治生涯中,博比最为重要的亮点几乎都被哥哥这样一位拥有为大多数人构筑希望和梦想的杰出能力以及超凡个人魅力的国家领导人所掩盖。  缺乏乔布斯的创造性  现在我们知道,库克令人印象深刻,然而他是不是真有机会接任乔布斯?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在很多非苹果人士看来,库克不可能成为苹果的下一任CEO。一位对苹果内部事务非常熟悉的硅谷投资人表示:“没人愿意让库克出任CEO。让他接任乔布斯的职务的做法非常可笑。苹果不需要一个只会'按部就班'的人。他们需要一个有才气的创造型人才,库克不符合这个要求。他是一个只会执行他人命令的人。”  摩托罗拉集团的子公司飞思卡尔半导体(Freescale Semiconductor)为苹果提供微处理器时,迈克尔·迈尔(Michael Mayer)担任该公司CEO,他对库克接替乔布斯的说法所持的态度更积极一些。迈尔说:“我不清楚他能否取代乔布斯的设计创意。然而我也不得不说,他不是下一任CEO的合适人选。”  很显然迈尔言有所指,库克在设计和营销方面或许需要一些帮助。然而作为一名CEO,不应该在这方面比别人差或有弱点。人才猎头公司--海德思哲国际咨询公司( Heidrick & Struggles )的副董事长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1998年推荐库克到苹果,他说:“如果库克担任苹果的CEO,必须有不同类型的人帮助他,才能弥补他的不足,同样道理,乔布斯任用库克也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弱点。”  坦率地讲,另一个或许能帮助库克或任何继任者的因素是乔布斯本人在创新方面也存在一些不足。众所周知,苹果拥有一系列绝密的产品,打算在未来几年陆续推出。一旦乔布斯离开,苹果将来可以依靠这些产品继续维持一段时间。  库克对产品和营销好像并未忽视,他一直在耐克接受这些领域的锻炼。耐克主管约翰·康纳斯(John Connors)表示,库克对耐克的电子商务、耐克商店里的“顾客体验”制度和全面的洞察力做出了很大贡献。他说:“想出好主意的几乎总是他,然后与大家分享,这时你会说:‘啊,为什么我就没想到呢?’”康纳斯是西雅图的一位投机资本家、微软的前首席财务官,他认为库克是“企业界的彼得雷乌斯将军”,并称他是“让结果自己说话的人”。  大家都知道,库克曾直接对他崇拜的两位公司创始人表达敬畏之情,另一位是耐克的菲尔·奈特(Phil Knight)。库克一直说:“在耐克做事是一种特殊待遇。当我走在这两家公司大院里时,我会激动地浑身颤抖。”  仍有被他人超越的可能  至于库克如与乔布斯打交道的问题,有证据显示,这位管理二把手有能力把恭维他的话放在一边,认认真真地为自己谈判。库克比苹果的其他经理拥有更大的灵活性。2005年10月,乔布斯任命库克为首席运营官时,他注意到库克“已经从事这项工作两年多了”,因此通过提拔库克,表明对他的认可是一个理性的举措。次月,库克成为耐克的一名董事,他的这一举动得到乔布斯的批准。除了乔布斯外,苹果的其他管理层成员没有在其他公司董事会任职的。乔布斯是迪斯尼最大的股东和董事。  库克的薪金也比苹果的其他经理更多,包括乔布斯。乔布斯是一位拥有数十亿家产的富翁,而他年度只有1美元。库克的薪金是70万美元,当然,与他的得到的赠股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即使如此,他的薪金也比担任首席财务官(CFO)的彼得·奥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和负责零售的高级副总裁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多了大约10万美元。公司发放数量有限的赠股时,库克得到的也最多。今年9月他获得了20万股,比苹果其他人员获得的都多。  乔布斯早就看明白了,库克正在受到公众的关注,尤其是在华尔街。他是苹果季度收入名单上的固定人选,经常还在选择投资会议上发言。美国调研机构Sanford Bernstein的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吉(Toni Sacconaghi)说:“从操作上来说,当你考虑他们的业绩时,零售店数量猛增、现有销售渠道扩大、推出新产品(delivering new products)都说明公司运转非常正常。”他的这番话几乎涉及到了库克在该公司监管的方方面面。  尽管如此,我们不难想象库克会被一些人超越,尤其是那些乔布斯认为与他的行事方法更相近的人。两位高级管理人员因为与受乔布斯宠爱的领域联系密切,已经得到提升,这两个人就是苹果设计主管、41岁的乔纳森·埃维(Jonathan Ive)和掌管零售店的50岁的约翰逊(Johnson)。  例如,埃维曾出现在宣传苹果新笔记本电脑生产的录像中,苏联政体研究者就曾利用这一方法分析政治局官员观看国际劳动节游行队伍的位置安排情况。因为约翰逊来自电脑业以外的领域,在加入苹果以前,他已经拥有很高的知名度了,他为苹果零售店的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这两个人涉及的业务面都没有库克担任的职务涉及的面广,而且他们也没有证明自己已经把业务与技术才智很好地结合起来。  自己是否愿意也是一个问题  苹果第三位非常有实力的高管是奥本海默,他现任首席财务官,已在公司任职12年。虽然奥本海默的地位很高,但多数苹果观察家认为,与从事管理的人相比,一名财务官员领导公司的可能性不大。很明显,苹果最新的高级经理、iPod 硬件部门主管马克·派普马斯特(Mark Papermaster)向乔布斯而不是库克汇报。派普马斯特今年47岁,在IBM工作了26年,将来有一天他可能会成为乔布斯的候选接班人。  一名精明的观察家认为,可能有一天乔布斯会担任董事长,库克任CEO。目前苹果的董事会没有董事长。苹果不是硅谷唯一一家没有公开确定继承人的公司。惠普的马克·赫德(Mark Hurd)、甲骨文的拉里·艾里森(Larry Ellison)和英特尔的保罗·欧德宁(Paul Otellini)都没有宣布接班人。但是这些CEO都不是全球知名人物,只有乔布斯是。这种猜测让乔布斯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他讨厌人们的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显然他也非常反感人们一直猜测他的健康问题,然而,由于谁会接任他的职务的问题缺少透明度,人们的猜测才变得一发而不可收。  还有一个问题是:库克是否希望出任CEO,或者其他公司向他招手,他是否会接受?而这份重要的工作将吸引大众的目光,而这恰恰是库克一直在小心躲避的。了解库克的人都说,他是真的喜欢苹果。库克最近对某人说:“对我来说,公司就是如何解决难题,而不是个人有多风光。”  当然,只要乔布斯的身体一直很健康,库克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做好他自己的事。但如果将来有一天他真的出任苹果CEO了,苹果也不太可能像世人认为的那样患上“急性感冒”。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