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名人堂 查看内容

《马化腾的腾讯帝国》选摘(七)

2009-11-30 11:09| 投稿: green

摘要:   【第三章 马化腾的那些对手们】   中国互联网业界领袖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成功之前都有过多次劫难,有过多次在悬崖边上起死回生的经历。比如丁磊,在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的2001年,网易公司甚...
  【第三章 马化腾的那些对手们】   中国互联网业界领袖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成功之前都有过多次劫难,有过多次在悬崖边上起死回生的经历。比如丁磊,在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的2001年,网易公司甚至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遭遇停牌的厄运,以致这位当时年仅30岁的宁波青年感慨:自己最风光的不是在30岁之前挣了几个亿,而是在30岁的时候亏掉了几个亿。再比如陈天桥,最开始运营《传奇》时空手套白狼大赚一笔,之后又是遇到黑客攻击,又是和韩国人争斗,又是受到舆论的批评和质疑,风波不断,而之后其全力做“盛大盒子”时更是众叛亲离,力挽狂澜,起起落落,其中的苦乐也就只有陈天桥一人知道。   而马化腾同样也是属于历经风雨才见彩虹的互联网领袖之一。   在本章中,我们将细数曾经与腾讯缠斗,曾经让马化腾寝食难安的对手们,以对手为镜,展示一个不一样的马化腾。   有意思的是,本章列举的马化腾的三个对手——马云、陈一舟和庞升东,都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中草根色彩浓郁,颠覆力和战斗力极强,同时又有极强领导能力和称霸一方之心的人,这些也都是马化腾身上的特点。   这其实也很容易理解,一个人所敬畏和防备的对手往往是和他一样,或者说有诸多相同点的人。很多时候,创业者们都是以对手为师的。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提到的对手是人而不是产品。比如PICQ和ICQ,都给腾讯和马化腾带来了诸多麻烦和困扰,但严格意义上只能算是腾讯的对手,算不上完全是马化腾的对手。   和对手的战争,也让腾讯打了不少官司或口水战,其中最近的一场官司发生在2008年11月。因为51.com挖走了多名腾讯的员工,腾讯一怒之下把这些员工告上了法庭,把一场挖墙角战背后的恩怨大白于天下。   庞升东:从“女人的奥秘”到   首先让我们来认识下51.com的CEO庞升东,一位新晋成为马化腾对手的互联网新贵。   庞升东,1977年出生于浙江省天台县农村,父亲是一名木匠,母亲则是一名家庭妇女,庞升东还有一个弟弟。直到考上宁波大学之前,庞升东没有走出过天台县城。   后来庞升东进入宁波大学工商经济系学习。大学期间,庞升东是一个喜欢阅读的人,并且有写读书笔记的习惯。可能是受孙正义的影响,庞升东甚至还为他未来可能从事并且获得大量财富的行业逐一排序:有民营医院、民营学校、房地产,当然还有互联网。   1998年3月,大学还未毕业的庞升东加入马云创办的中国黄页(此时马云已经离开中国黄页多时)做业务员。庞升东回忆当时的报价:域名注册2000元,企业主页两个页面1万元。当时主要服务于外贸公司。9个月之后的1998年12月,庞升东离开中国黄页,经人介绍,进入宁波市计划经济委员会下属的宁波市信息中心,具体工作仍然同网络有关,主要负责在互联网上寻找财经资讯。   当时上网费用仍然较为高昂,但是庞升东的条件得天独厚。2005年,庞升东写了一个名为《我是如何通过网络赚来几百万》的帖子,文中自述其创业历程:1999年5月,庞升东建立了第一个个人网站——“女人的奥秘”,以性爱内容为主。他通过当时颇为有效的垃圾邮件广为宣传,积累了日访问量1 000IP,8 000PV①,这个数字在当时已经不算太小。庞升东还加入到了广告联盟中,当时处于网络热潮,这项业务也确实可行。再加上当时的美国广告公司非常守信,“女人的奥秘”帮庞升东赚了1万多美元的广告费。   1999年8月,庞升东的第二个网站——中文网络谁最酷(也就是网址导航)上线。当时庞升东为当地的《宁波晚报》写稿,每周推荐一些热门网站,顺便也宣传了自己的网站,这种线上线下结合的推广方式对庞升东后来的发展颇有积极意义。   庞升东没忘记自己的专业背景,2000年初,他建立了一个证券网站——必赢证券,推广方式是当时很流行的cn99邮件列表、广告链以及论坛。之后必赢证券改为至诚证券,庞升东开始提供收费证券资讯,当然他把自己诸多个人网站的流量都导入到至诚证券。经过两个月的尝试,他认为模式可行,于2001年4月辞去了宁波市信息中心的工作,开始创业。   2005年3月,自称靠证券和地产赚得第一桶金的庞升东与家人搬到了上海,寻找新的机会。不久,9991.com导航网站推出,对于互联网资深用户来说,这个网站可能不那么引人注意;但是对初级用户来说,则大名鼎鼎。初期9991.com改变用户浏览器设置的推广方式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不过庞升东强调,对于当时的环境,他只是“乱中添乱”,相对于各大网站的做法,9991.com“还是相当光明的”。9991.com的流量迅速上升,成为庞升东的网站的流量源。   随后庞升东作出了一项重大举措,他用98万元从蔡文胜手中买下了域名51.com。当时,这个价格创下了国内域名收购价的最高纪录。   很快,庞升东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福建一家交友网站10770.com上,当时这家网站有10万名注册用户。经过一番协商后,他如愿拥有了这家网站。而后来,10770.com个人站长、1982年出生的张剑福成为51.com的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   2005年8月18日,“我要网”51.com(以下简称“51”)正式推出,庞升东将网站的用户定位为15~22岁的年轻女性。   在一次受邀参观腾讯公司总部,并与包括马化腾在内的高管团队交流之后,庞升东“心情复杂,很多天都睡不好觉”。从此,QQ成为庞升东学习和模仿的对象。   庞升东和合伙创始人张剑福相信,完全拷贝QQ的模式无疑是自寻死路,但如果抓住QQ庞大产品线的某一种新的应用持续“学习”的话,应该可以成功。于是,他们把QQ产品线上最新的产品“Qzone”(QQ空间)当坐标,打造51的个人空间。   但不能忽视的是两者之间天然的巨大差异:腾讯QQ庞大的用户基础使Qzone具备任何对手都无可匹敌的优势,而51则需要从头开始。但这并不妨碍51的迅速崛起,这除了依靠经常为同行所指摘的“依靠流氓插件”,也跟庞升东所率领的“草根团队”的小聪明有关。   比如它有一个营销手段是,用户登录管理中心页面后,会收到一个系统提示:“为便于您的记忆,请将您的主页地址填在QQ资料里,这样还能给您的主页增加访问量。”这样,51的个人主页间接地在拥有数亿用户的QQ平台上得到了病毒式传播。   再比如,意识到网络交友的一个关键点在于照片的真实性,51开发了“视频认证”功能:用户可以用摄像头拍下自己的照片,51的客服人员会对真人与照片进行对照认证,合格者的头像下面会有一个粉色的认证标志。当业界至今还在探讨用户是否应使用真实身份上网时,51近乎取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身份真实与否并不重要,只要能确定网络另一端的面孔是真实的,多数人就明白是否值得认识对方。恰好,中国数以万计的网吧里的电脑几乎必配摄像头。   而51的另一个曲线包围腾讯的方法则是模仿网络游戏业,仔细耕作网吧市场。庞升东早早就建立起深入到地市级网吧的推广经理团队,在网吧内提供51鼠标垫、51海报和51文化衫等产品,创造与用户“对接”的机会。效仿QQ秀、QQ商城等模式,51也推出了类似的“51秀”、“51商城”等产品,同样需要用户通过货币充值的形式购买,但与QQ不同的是,在全国80%的网吧,用户可以通过51特定的分销渠道购买到充值卡——它反向拓展了51在网吧的影响力。   简单地说,51的策略是复制QQ的模式,把QQ用户分流到51的平台上,甚至比QQ抢先推出一些有趣的应用,这的确能取得一些不错的效果。51不仅抢先推应用,同时也在细节上下足了功夫。仔细体验过51的业内人士无不承认这是一个细节丰富的网站:新用户注册之后,系统会自动推荐3名异性“用户”分别邀请你上传自己的照片、到她(他)的空间逛逛。而稍加留意便会发现,这3名“用户”其实都是系统管理员。51的聪明之处在于:51的系统会自动区分用户性别,使他们在异性的“要求”下,完善个人资料并熟悉社区。而用户每次登录“管理中心”页面后,系统会自动推荐4位好友人选,异性用户与本地用户占绝大多数——必须承认,它相当贴近大多数人的网络社交心理。   毫无疑问,这种建立在对人性和心理的微妙把握基础上的产品逻辑,迅速为51招揽了大量年轻的中低端用户。这种“体贴入微”的服务在更多的细节中得到了体现:用户注册完成,系统会提示用户把ID和密码写下来或存在手机里;个人用户管理中心最下两栏提供了常用网址和软件的下载以及链接,并支持用户添加更多自己喜欢的链接;用“51同生缘”可以找到相同出生日期的网友,至于是否将自己的年龄显示在主页上,51则将决定权交给用户。类似的细节从技术上操作极为简单,却鲜有同类网站考虑得如此周全。   对于细节的掌控力,成为51进攻腾讯的武器。几乎QQ每推出一款新的功能或应用,51都能很快将之“移植”到自己的平台上:“51秀”、“51商城”、“51群组”,甚至“51问问”,无不是迅速复制QQ的产物——目前51已几乎拷贝了QQ产品线上的全部应用。   但即便是一模一样的产品,51也会提供一些独特功能。比如“在线大头照拍摄”、“给网友照片打分”和“乱弹”等QQ并不曾拥有,但更能刺激用户参与的功能。甚至马化腾曾表示过的要让腾讯像Facebook那样成为用户多元互动的社区的愿景,腾讯一直未成型,而51却推出了类似“新闻联播”的功能,能帮助用户追踪好友在站内的行踪——这一步显然走在了腾讯的前面。   51目前主要通过增值服务和各种形式的广告获得收入。前者包括VIP会员收费、虚拟商品购买和交易,甚至发布在首页的个人“广播”。后者的形式则更为多样:用户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在主页上保留广告位,并“挑选”不同的广告挂在主页上。而调动51活跃用户的“病毒式”在线营销,正在让一些广告主体会到真正的“可量化”效果:2007年,百事可乐与包括51在内的几家国内网络社区开展“我要上罐”推广活动,用户可提交个人照片参与用户投票“选秀”,优胜者的照片会被印在百事可乐的易拉罐上。活动结束时,51的报名人数高达130万名,而其他4家社区加在一起才只有50万名。   一些迹象表明,51正试图成为社交网站中的“征途”。以虚拟物品和“魅力值”两项增值服务为例:越来越多的用户在被陌生人加为好友时设置了“赠送玫瑰花”的门槛,而一朵虚拟的玫瑰花价值5个“51币”,每个“51币”的真实价格为0.5元,收到50朵玫瑰花的用户在51中并不罕见——这说明51至少从一个类似的活跃用户身上赚取了125元。另一些用户需要靠提高“51魅力值”的办法吸引别人的关注,1 000点“魅力值”的价格为25元,而魅力值至少在10 000点以上才有效果,这意味着51从一个用户身上赚取数百元的“魅力钱”并不是什么难事。这类似于史玉柱的网络游戏《征途》,只要通过钱就能买到服务的做法会在多大程度上破坏社交网络的真正意义,并引发“泡沫”,不能不令人深思。(作者:林军、张宇宙)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