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名人堂 查看内容

李彦宏和他的朋友们

2010-6-12 10:39| 投稿: green

摘要:   如若用葡萄酒的复杂性形容千面李彦宏似乎并不为过。他身上既有旧世界的认定与执着,亦有新世界的创新意味。  让我们回到上世纪50年代的巴黎。  小酒馆如遍地春笋。小产量的葡萄酒最受青睐,博若莱、卢瓦尔...
  如若用葡萄酒的复杂性形容千面李彦宏似乎并不为过。他身上既有旧世界的认定与执着,亦有新世界的创新意味。  让我们回到上世纪50年代的巴黎。  小酒馆如遍地春笋。小产量的葡萄酒最受青睐,博若莱、卢瓦尔河谷的葡萄酒滋养着那些热爱浪漫的法国人。每天一大早就开门,直到客人们回家吃晚饭才闭馆。那时的小酒馆犹如咖啡馆,兼具社交功能,人们在那里品酒聚会,高谈阔论,找寻属于他们的生活灵感。  这种对葡萄酒发自内心的热爱完好无损地被法国人继承下来。巴黎人说,“任何时候,我们都会饮葡萄酒,咖啡馆、办公室、住家、聚会……”  当然绝非巴黎,葡萄酒同样在潜移默化地进入东方中国。品红酒,谈生意,生活方式和细节的变化会逐渐演变成某种精神状态上的改变。当李彦宏、马云和丁磊聚在一起,高脚杯转动,谈得已经不仅仅是生意。  他们或许也并没有深究,葡萄酒已成为彼此联系的又一条新纽带。葡萄酒在中国,或许正在迎来一个最好的年代。  欢迎进入微醺社会  在圈子里,自称并非最富有,但绝对最会玩的汪潮涌,2010年元旦前后,设计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海南之行。汪潮涌携夫人李亦非和孩子,约上了李彦宏、俏江南的张澜、汪小菲以及港交所的掌门人李小加等上百人,在海南的亚龙湾晒太阳、玩帆船和打高尔夫球。这几乎是汪潮涌近年来最喜欢的休闲方式之一。他每年都有五六次海南之行,这习惯已经保持了七八年。驾着游艇出海玩了一天后,回到酒店,约上未尽兴的好友,待明月升起,在泳池边品上等红酒,吟古诗,唱今曲。在商界颇有人缘的汪潮涌,每逢节假日总能约上一堆朋友到海南疯玩十来天。  在朋友们眼中的李彦宏更是有些特别,卸下技术天才、创业“海归”、知识英雄、商业领袖……一项项的光环,他喜欢打高球,跳探戈,红酒喝到微醺处,兴起吟一首古词。  在圈子里更喜欢红酒的或许还属丁磊,干脆直接投资了温州的红酒庄。对于丁磊来说,纯属个人行为,起因就是因为喜欢喝红酒,和朋友们聚在一起,享受微醺过后的放松无疑是人生乐事一桩。  从某种角度上说,酒庄才真正是葡萄酒文化的中心。法国葡萄酒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独特的酒庄文化。整个法国着名的十一个葡萄酒产区内,拥有8万家左右的葡萄酒庄园,这些酒庄以长达几个世纪甚至超过千年的历史以及80余万公顷的葡萄园种植面积和46亿公升的葡萄酒产量,构架起了法国葡萄酒在世界上的经典声誉和显赫地位。  伴随着葡萄酒越来越多的进入精英人士的生活,有人预言,酒庄和私人酒窖的兴起将是未来几年内中国葡萄酒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张裕爱斐堡国际酒庄在这方面无疑扮演着启蒙者的角色,  私人酒窖是张裕爱斐堡国际酒庄在国内首次推出的私人储酒服务:一旦成为领主,将获得地下大酒窖储酒位的10年使用权,窖藏的葡萄酒将在常年恒温15度,湿度70%左右的理想环境中长期保存,并享有专业的私人服务。如今的领主有马云、王中军、江南春、刘东华、郭广昌等。  爱上葡萄酒或许源于个人喜好,但是和一帮朋友聚在酒庄里喝酒却更加别开生面。张裕爱斐堡努力营造的也正是正统的欧洲俱乐部文化。俱乐部文化起源于17世纪的欧洲大陆和英国,当时的绅士俱乐部是英国上层社会的一种民间社交场所,不仅内部陈设十分考究,还设有书房、图书馆、茶室、餐厅和娱乐室。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在远离喧闹的酒庄,一边分享醇厚丰满、香气浓郁的葡萄酒,一边与三五好友交流畅谈,快意人生莫过于此。  OIV主席Peter Hayes形容张裕爱斐堡有着令人震撼的美,气势恢宏的哥特式城堡,高高的塔尖,弧形的圆顶,希腊圆柱,奥地利水晶灯……极目四望,满眼是葱郁的葡萄园,而那依山而建并已粗具雏形的“欧洲小镇”,已然能令人感受到原汁原味的欧洲古典风情。  因此不难想象,在爱斐堡有可能遇见江南春、遇见马云、遇见李彦宏,他们已然是这个微醺社会的隐秘分享者。  在中国,葡萄酒已经登堂入室,上了国宴的餐桌。2010年4月30日晚,上海世博会迎宾晚宴上,主菜是海派风味的荠菜塘鲤鱼、墨鱼籽花虾、春笋相豆苗、一品雪花牛。配餐的葡萄酒就是张裕爱斐堡国际酒庄的赤霞珠(Cbernet Sauvigono)和霞多丽(Chardonnay)。  找对属于你的那瓶酒  或许只有深入欧洲深入法国,才能领会到普通民众对于葡萄酒的深沉热爱。葡萄酒进入国内,一度被贴上小资的标签,绝对有些误读的意味。  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卡尔·马克思和恩格斯均出生于德国着名的葡萄酒产区普鲁士的莱茵省,而且均病逝于英国的伦敦。国内经常被喻为“小资情调”的葡萄酒却是马克思的喜爱之物,他和红酒产业有着很深的交往和感情。马克思甚至在他的私人信函中提及,“不喜欢葡萄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  德国西南边境的小城特里尔,常年销售印有马克思头像的黑比诺葡萄酒,每瓶7.5欧元。据说这也是当年马克思最喜欢饮用的葡萄酒之一。马克思在流浪他乡的日子里,常常怀念的就是他家乡的葡萄酒。  从某种意义上讲,葡萄酒已成为某个地域特殊的文化象征,如毛细血管般深入生活,成为某个人生活的记忆组成部分。首位亚裔葡萄酒大师李志延,常常鼓励那些亚洲的葡萄酒爱好者不要为庞大复杂的葡萄酒世界所吓倒,葡萄酒正在更多地深入亚洲人的生活,葡萄酒需要在东方得到更多的解读,而每个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瓶酒。  英国皇家品酒师乔纳森·雷品尝过世界诸多顶级葡萄酒之后,为2002年份的特选级爱斐堡赤霞珠干红“击掌叫绝”。形容这款酒有黑醋栗果实的饱满香味和杉木香气,令人着迷。罗杰斯也是张裕赤霞珠的爱好者,早在他第一次环游世界的时候,便来过中国,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草原上喝到了张裕葡萄酒。在那一刻,他便产生了投资中国股票的念头。  即使在葡萄酒的王国里,旧世界与新世界纷繁复杂的葡萄酒已经够让人眼花缭乱。或许大多数人的第一瓶葡萄酒都是从法国的波尔多开始,但仍然会有人更偏爱具有德国混血的阿尔萨斯。如果说波尔多更像是血统纯正的贵族歌剧,爱好白葡萄酒的人则将更喜欢阿尔萨斯浓郁的白色水果香气,清丽俊美犹如散文一篇。  寻找葡萄酒的旅行中,李志延的方式似乎别具说服力,“选酒犹如选择伴侣,选择一个和你一样强的人,还是那个在背后默默发光人的作为陪伴,其实全在你自己。”  看似并无关联的人生选择,往往透露一个人真实的性格。李彦宏选择人生伴侣的故事在圈子里曾经一度很出名,这与他平时透露出的温和态度似乎有些背道而驰。解释与妻子半年后的闪婚,他自言更喜欢认定了就去做的执着。  身为李彦宏的生意伙伴兼酒友,汪潮涌自言对李彦宏的性格非常欣赏。除了平日骨子里透出的儒雅,应该还有关键时刻的当机立断与不轻言后退。对于生活理想,李彦宏也曾经毫不讳言,希望将来能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携妻及子,闲看落日。  如若用葡萄酒的复杂性形容千面李彦宏似乎并不为过。他身上既有旧世界的认定与执着,亦有新世界的创新意味。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