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职场族 查看内容

方舟子遇袭后首次露面

2010-8-31 08:11| 投稿: green

摘要:      方舟子8月30日下午在北京住所附近召开临时媒体见面会     15时左右,方舟子将媒体沟通会临时改在住处附近室内...
     方舟子8月30日下午在北京住所附近召开临时媒体见面会     15时左右,方舟子将媒体沟通会临时改在住处附近室内举行。     导语:8月30日下午,方舟子在北京石景山的住所附近召开临时媒体见面会,披露了周日下午遇歹徒袭击受伤的细节,称歹徒目的是置自己于死地,同时呼吁警方尽快找出真凶。这是方舟子遇袭后首次公开露面,新浪科技对此次见面会进行了图文直播,以下为实录:     视频:方舟子遇袭后首度露面接受媒体采访     媒体来源:新浪科技     遇袭经过     记者: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对你的身体有怎样的伤害?     方舟子:有点惊讶。     记者:您对目前的打假环境有怎样的评价?在肖传国事件中,像武汉和北京对同一事情有两种不同的判决,怎么看?     方舟子:应该是司法机关来做,结果来保护造假者,来制裁造假者。在北京和武汉有不同的判决结果,在武汉涉及到地方保护问题,还涉及到司法的问题,为什么在北京判罚的程度赢得大家一致称赞,像这种情况比较公正。     记者:能不能再给我们描述一下当时整个情况,现在回想起来,脑海当中印象最深得是哪些片断?     方舟子:印象最深,我刚送走两个记者,往前走的时候,突然跳出一个朝我的脸喷雾状的东西,以前没有遇到过,一喷很难过,鼻子一吸进去,要晕过去,赶快往路的对面跑。另外一个人在后面追,拿铁锤要砸我的脑袋,我跑得很快,没有砸到,把锤子扔出去,没扔到,捡起来,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听到咣当一声,低下头,弯下腰,再次往我身上扔,还是被他打到腰部,当时觉得腰部疼,继续往前走。他就没再追,我跑到小区里面,就安全了,就赶快报了110,摸了一下,出血了。     记者:目前跟警方的配合是什么样的?     方舟子:昨天笔录了好几个小时,他们说还要找我去谈,还有一些情况需要了解一下。在这件事情上,警方比较重视的,现在是分局的刑侦大队的队长亲自负责这个案子。昨天在笔录的时候很早跟队长打了电话过问了一下,整个来说北京市公安局对这个案子比较重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破案。对像我们这些打假的人也好,或者对调查性的记者也好,最大的保护,针对他们的犯罪行为能够马上查找。     我以前也接到过恐吓的电话,也有人上门跟踪我,上门恐吓,当时我也有报案,当时没有引起重视,都是警方做了笔录,没有专门查,也许那个时候查了,把犯罪行为消灭在萌芽中。     呼吁抓住幕后真凶     记者:不光是凶手,凶手背后的的东西了解真相,你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心里有没有什么估计?     方舟子:光是抓住凶手没有太大的意思,那两个凶手肯定是被人雇,更重要的是抓住谁雇人,买凶的黑手是谁,这才是最重要的。抓人,职业的凶手甚至可能是业余的民工,那个是没有太大的意义,他马上可以再雇另外两个人。     记者:当时时间是下午几点?     方舟子:五点,那个时候天还亮着,这件事为什么那么令人很惊讶的原因,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且那里人不少,旁边还有一些人,那边有人晚餐,算是比较热闹的地方,就行凶。     记者:警方现在找不到目击证人?     方舟子: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警方的进展。     记者: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跟别的人发生矛盾呢?     无关私人恩怨     方舟子:最近没有。     记者:最近有网上说,到底是私人恩怨,你自己怎么看?     方舟子:我自己没有任何的私人恩怨,没有说出于什么私人恩怨,想要打我,没有。所以可以100%肯定,就是因为揭露了这些造假,他们个人的利益被我触及到了,买凶来报复。至于具体是谁,先不好说。     记者:大家通过微博来不停地转发?     方舟子:当时想引起大家的关注,如果不引起舆论的关注的话,可能还像方玄昌案子一样,不了了之了。第一时间联系了好几个人,联系了司马南,联系了方玄昌,都是彼此之间互相关心安全问题的,出了什么事马上互相通风报信,当时司马南在做节目,没有马上接我的电话,后来打过来。     记者:第一时间可能很多人就会把您的这次受袭和方玄昌他的受袭联系在一起,您觉得这两起事件有什么特别相似的地方吗?     方舟子:比如说明显都是有人雇凶手,作案的方法都是事先埋伏着,进行了踩点,知道你的规律,知道你要到哪里接受采访,也许埋伏了很长时间,还有都是雇了两个人,很多相似处,而且打人的时候一声不坑就走了,对我也是。     记者:当时作案者现在,如果让您做辨认的话,能辨认出来吗?     方舟子:这个不能说,警方不能透露这个。     记者:下一步有什么具体的步骤呢?     方舟子:下一步不好说,只能采取安全措施,敦促警方破案,能做的只能是这样。     不是孤立案件     记者:对于现在在网络上,对这个事情的关注,作为当事人,而且很多呼声对暴力的谴责和维护话语权的强调,作为当事人怎么来看?     方舟子:这个就有很多人来询问,这个时候还是很欣慰的。我觉得这种事不应该把它看成孤立的事件。     记者:您跟方玄昌两个,促使你们联系在一起共同的案件是对哪个案件的打假?     方舟子:大概是2004年去揭露了天仙液,号称是抗癌药物,去查了,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后来在中国新闻周刊写了一篇长篇报道,后来揭露了几起事件。这涉及到了一个特点,假医假药的问题,这个是涉及到经济利益,如果说引起报复。     新浪科技:方玄昌遭报复之后,有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困境?     方舟子:意料到了。     新浪科技:有没有做防护措施?     方舟子:自己更小心一点。     记者:会不会担心家人的安全?     方舟子:这个会担心的。     记者:我在网上看,这次报复行为之前,是有一些蛛丝马迹的,之前是有一些报复,有一些给您在论坛上有一些恐吓或者说电话恐吓,是有一些这样的蛛丝马迹的,结果他客观想之前通过那种行为让您恐惧,结果没想到年没有恐惧,就一步一步这样实施,当时是引发报复的?     方舟子:我这个人不怕恐吓,他们知道这种恐吓吓不住我,就采取实际的行动。像这种恐吓,有时候是制造恐吓的心理障碍。他们发现没效。还有表明我的立场,自己小心一点,自己可以做一些线索,不一定把它当真。     记者:大概多长时间之前就开始恐吓你,让你感觉到有这种恐吓,您现在发生这个事情之后,当您回忆起来之后,那个时间段是什么时间段,觉得那是一个信号?     方舟子:在今年年初,说要报仇,受到这方面的威胁。类似这种恐吓一直是真实存在的。     记者:那个时候是一个信号,当您觉得确实您的打假行为已经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了?     方舟子: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记者:那个信号好像会有人报复,是那样的信号?     方舟子:对。     比较直接,以前是恐吓,但那个基本上虽然大家都知道。     凶手欲置之死地     记者:当时方玄昌认为他是被置之于死地,您这次是恐吓为主还是置之于死地?     方舟子:他们计划是置之于死地,一个人拿铁锤砸脑袋,砸脑袋不是死就是残了,不是只是恐吓。     记者:当时跟哪个电视台?     方舟子:辽宁卫视。     记者:在一个商量什么节目?     方舟子:关于一个采访。我报案是5点10分。     记者:您的遇袭跟十年来打假有关,您的打假集中在学术打假,是因为这个领域的腐败比较多吗?     方舟子:一个是比较多,另外一个是当时没有人揭露,当时看不下去,没有人揭露。     记者:最近一次接到恐吓电话是在7月2号?     方舟子:对,7月2号。     记者:那个时候有透露什么信息吗?     方舟子:没有,连号码都不显示,说这几天有人要整你,要小心一点。     记者:当时去派出所报案。     方舟子:当时希望他们查电话号码,公安局有这么一个权利,当时他们也没有去查。     记者:之前因为恐吓事件报过几次案?     方舟子:2007年当时有人跟踪我,到我住的地方恐吓,当时在北京。     记者:都是在北京,同一个片区吗?     方舟子:对。虽然立了案,警方没有真正去查。     记者:后来有其他线索,有所指吗?     方舟子:如果我掌握了线索,基本都告诉警方了。有些东西不好公开地说,可能影响破案。     记者:您十年来揭露打假也有上千起,有媒体报道,只处理了几十起,很多都悄无声息,没有音信了。     方舟子:在这种大环境下,我想可以理解的。比如说那些管的人很可能自己就不太干净,怎么能指望他们认认真真进行处理,这也是为什么造假这么猖獗的一个原因。     记者:现在很多有名的教授,有名的专家学者,还有大学的校长有抄袭事件,为什么有地位的人会那样?     方舟子:有地位的人掌握的学术资源更多,他就可以找很多人来做,但是因为地位要参加很多的社会活动,参与管理工作,可能根本没有心思来真正做科研,这样的话,这些研究生造假,他也不会去管,我们发现一个规律,出去你这个导师管得严,一般造假就很少,导师管得不严,造假就多。     记者:现在普通民众对于所谓的国学大师、养生大师的迷恋,更胜于对科学的热爱,您觉得这种现象正常吗?     方舟子:这种现象很不正常,我们的民主和科学理性的传统,绝大部分的人缺乏最基本的科学素养,所以很难相信。另外一方面这些大师能给你一条养生的捷径,你这么干,包治百病,现代科学不可能告诉你会这么干,因为讲得很严谨,所以相对来说你的吸引力不如这些养生大师。     记者:现在中医养生很盛行,您觉得中医养生科学吗?     方舟子:中医养生,不否认有些中医包括养生的内容,包括医药,一些经验,摸索出来的东西,可能有效,但是究竟有效还是没效,用科学的方法进行鉴别,进行去伪存真的检验。     劝犯罪分子投案自首     新浪科技:对犯罪分子有什么话要说?     方舟子:没什么话说,叫他们投案自首,他们肯定不干,有什么好说,无话可说,让警方尽快破案,尽快把幕后指使抓出来。     记者:网友上,名人也好,网友也好,更多用了一个词是正义,您怎么理解这个词?     方舟子:正义首先要做到公平,在司法上,要做到很公正,这个正义说起来司法要公正,很难做到。     记者:您个人在做一些什么样努力?     方舟子:我主要的工作还是学术作者,我希望学术界更健康一些,这个健康能够把不正当的竞争,比如造假,要认认真真搞科研的人。所以学术界有一个很规范的学术环境,对研究科研的人有一个帮助和推动和促进的作用。     民间力量打假有限     记者:这么多年了,您一个人以一己之力推动这个事情,您觉得吃力吗?     方舟子:这肯定是吃力的,打假应该是国家部门来打或者专家来打,靠民间的力量去做,民间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民间缺乏资源。但这没办法的办法,所以我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具有公信力的政府部门,来管这些造假的事。而且这件事对我来讲没有兴趣,对我来说更有兴趣的是写书,写文章,做科普的工作,注重科普的着作,这也是这几年来花了更多的时间在这方面。     记者:能不能举一下国外专门的打假机构?     方舟子:美国卫生部下面有科研诚信办公室,专门接受大家的举报,举办了之后进行调查,进行处理,每年大概会处理十起左右,处理的时候把结果,真名实姓公布出来,给一个处罚。比如禁止他几年申请国家的科研经费。被禁止了以后,几年之内,您可以再做科研。这是学术界要做的事情。     记者:国外的高校对造假的惩罚是不是很严?     方舟子:非常严厉,就像我刚才提到的,申请国家科研经费是国家层面的,在大学里,有时候政府很有可能对你提起诉讼,因为造假进行诉讼,会判刑的。     记者:国外的学术打假环境跟国内相比,有什么区别?     方舟子:有专门的管事部门。     记者:国内该管事不管事的现象肯定是不正常的,是一种健康的社会吗?     方舟子:本身是在不健康的情况下,才出现的。靠民间的力量来进行,很不规范的,不可以,但是民间的打假人士承担这么大的风险,本来是不应该出现,而且不可以。     记者:您说过比较崇拜鲁迅先生,鲁迅先生用笔鞭笞这个社会,您用什么?     方舟子:我也是用笔,只不过更多用科学的方面,用科学的工具,因为涉及到科学的问题,学术造假。     记者:现在用笔有力量吗?     方舟子:有没有力量可以看出来,这么多人恨我,应该感受到这个力量,把我置于死地,如果没有力量话,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嘎的。     记者:有网友说您是科学界的宋祖德和西方的堂吉诃德,对这两个说法,您自己跟像谁?     方舟子:我觉得宋祖德是没有根据乱说,我说的是有根有据,堂吉诃德是西化的,有理想主义,我是很实际的,做实实在在的工作。我是更注重现实,更注重科学。     新浪科技:打假是今天的主要的方向,出了这样的事情,您的家人受到一些威胁,今后做打假会不会有犹豫或者更有策略性的选择?     方舟子:不会,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更加小心一点。     记者:对于传统文化怎么看,怎么区别精华与糟粕?     方舟子:传统文化有好的一面,有比较坏的一面,自己怎么区别,这是一个大问题,有些东西可能涉及到科学,有一个科学的标准在那里。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搜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请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