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基网 首页 资讯 创业邦 查看内容

张网结网:一个互联网创业的故事

2009-12-4 11:43| 投稿: green

摘要:     7月的北京总是会让人焦躁不安,桑拿天、堵车、各式各样的工作任务,让人对于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感到无所适从。     我生活在这个毫无头...
    7月的北京总是会让人焦躁不安,桑拿天、堵车、各式各样的工作任务,让人对于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感到无所适从。     我生活在这个毫无头绪的城市里已经3年了,从24岁到27岁。在3年前的某个清晨,当我意气风发地以互联网产品营销策划专员的身份坐在这个位置上时,信心满怀,极富激情,甚至很多次站在公司会议室的窗户前,信誓旦旦地告诉自己要做京城第一营销策划牛人,要做一个比北京人还牛的现代北漂。光阴荏苒,3年过去了,现在的状况是:除了我的身份从"专员"变成"首席"外,竟没有其他任何作为,而那个"第一牛人"的雄心壮志,早已被时间消磨得荡然无存。     我开始梦想着有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一群人马,并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事实上,我是想创业。     但是创业又哪里是说说就可以完成的事。我曾经考虑过无数个可以作为创业项目的Idea,但是又在很短的时间内被自己一一否定。个中原因五花八门:因为没有启动资金,因为没有目标人群,因为没有盈利模式……总之,从来到这家公司的第二年,我便开始浑浑噩噩地思量着各式各样能够改变我现状的创业之路。     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我每天忙着趴在电脑前写各式各样的产品策划方案,写完之后又去和各式各样的用户谈判。结果参加工作的时间没超过半年,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早已不如以前。我告诉自己,如果继续坚持这种方式的工作或者生活,那么很快,我就会见到万众敬仰的上帝。而我在想到这件事时,只有25岁。我甚至怀疑自己的创业梦想会在25岁的时候夭折。与之一起夭折的还有我脆弱不堪的生命。     25岁,我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一个和我一样无所事事、俗不可耐的家伙,他叫李军,四川阿坝人,我们都管他叫军子或者大军。此人面相可疑,行迹诡异,在不系好扣子的情况下,胸毛从衬衫的领口处争先恐后地往外钻,头发又脏又长,俨然一个屠夫形象。吴颖和他认识这3年以来,至少已经被民警叔叔查了20次以上的身份证。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正赶上他事业的低潮期,因为没有钱吃饭,只好抱着吉他在城铁站卖唱。因为经常路过城铁站,在等车的过程中就会有意无意地关注他的表演。有一天,我在五道口等十三号线,正遇上他被几个城管和保安追得上气不接下气,于是赶紧拽着他出了地铁站打了辆车离开。     那天晚上,我带着他在龙泽一个小餐馆吃饭。这家伙看上去至少有3天没填饱肚子了,狼吞虎咽地吃掉了我点的4个菜以后,依然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无奈,我又要了两个菜和两碗米饭,依然被他一扫而光。不过这时候他终于腾出时间和我喝酒聊天了。     "兄弟,谢啦!"军子端起酒杯,尽管他是个地道的四川人,但也许在北京时日已久,说出话来满嘴京片子。     我点燃一支烟,摆手:"客气什么。"     "今天要不是你,我的琴就被没收了。"     "没那么严重。"     "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我从兜里翻出一张名片,抖了抖上面的烟丝,单手递给他。     "同行啊!"他眼神中闪现出诡异的光芒,并从我的烟盒中掏出一支烟点燃。     原来,军子确实和我是同行,只不过分工不同,我做产品策划,他做用户体验。但是因为他之前的公司外债太多,老板不堪重负只得跑路,于是自己也只好拿起一把破吉他,仗着大学时组建过乐队的根底,上街卖唱。但是卖唱的日子毕竟不长久,在认识了我之后,他干脆每天厚颜无耻地跟着我蹭饭,连卖唱都不去了。     后来我们公司正好招聘用户体验师,我费尽心机在第一时间将他变成我的同事。原本只是想让他过个试用期,就请他另谋高就,没想到的是军子这厮让我大吃一惊。虽然一脸猥琐的他看上去其貌不扬,但是所有的产品经过他的策划便如同附加了灵魂,妙不可言。     经过这次人员招聘,我们老大陈总对我刮目相看,豪情万丈地将后来所有的招聘工作全部交给我处理,而且把军子交给我直接负责。一来二去,我们私交变深,于是后来干脆在回龙观合租了一套房子住下,从此形影不离。     我和军子最擅长干的一件事就是无休止地喝酒。自从他和我住在一起后,阳台上的空酒瓶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就堆积如山。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只是在周末小酌一番,但是到了后来,直接发展到每天晚上都大醉。最严重的是,军子每次喝醉后睡不着觉,于是只好晕乎乎地翻看我买的一大堆小说一直到天亮,然后衣衫凌乱,人模狗样地去上班。据公司前台的小妞马文婷说,如果听到走廊里毫无规则的脚步,而且同时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那必定是军子来上班了。日久天长,军子被陈总亲赐外号:酒桶。     有一段时间,军子读完了我书架上所有莫泊桑、亨利·缪尔热的小说,又开始翻出王朔、石康的书看。结果变得比我还颓废,我们两个人就像没有脑袋的苍蝇一样,每天无序地在这个世界上乱撞。只要有时间,我们就会买来一大堆啤酒,讨论《波希米亚人》、《一生》等一些国外的名著,或者找出《支离破碎》、《顽主》里面我们觉得有趣的语言互相开涮,日复一日,毫无头绪.     我的女友Sheila说:"你们两个就是苍蝇见到了臭肉。"     军子说:"我是完完全全被你带坏的。"     我说:"都是狗屁话!"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的创业梦想被再三击碎,我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没有灵魂。我在期待一件事,能够完全激活我生命的一件事。     事实上,并不一定每一个IT界的人最终的出路都是创业,我深知这一点。假如每一个涉足IT的人都去创业,那么天下会无形中增加多少个互联网公司?我在那段时间再三考虑这件事,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不管我是不是选择创业,我都必须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我是一个如果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会焦虑万分、茫然无措的人。     之前那个让我自我感觉良好的Idea在被投资人一次又一次地否决后,被我逐渐遗忘。并不是我不去坚持,而是假如Case被一个投资人认为不可理喻时,我可以认为是这个投资人不可理喻;但如果是10个投资人都说不可理喻时,我就得想想Idea本身,或者我自己有没有问题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和军子一起发现了另外一个非常不错的Idea。     2006年4月,我作为一家网站软件的特约编外顾问,受邀到海南蜈支洲岛度假。当时尽管本职工作繁忙,我还是以身体严重不适为由偷偷飞到海南。没想到只清闲了一天,军子就紧随而来。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一起冒出了同样的一个创业Idea,于是约定一起来做好这个Case。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非常简单。我们在到达海南后,网站方特意找了一个帅哥导游陪伴我们共度美好时光。不过让人不解的是,网站方的老板虽然就是海南本地人,但是依然犯了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找了一个没有任何管理机构挂靠的私人导游。这小子花言巧语、口若悬河,仅仅用了3天时间,就让我和军子无端地在海南岛多花了将近一万块钱。当然,这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     事实上这小子的手段极其愚蠢和简单,他仗着对当地商业、现状的了解,带着我们逛遍了所有海南岛值得一游的地方。而这些地方有很多出售旅游用品的商店都和他有瓜葛。他用高于市场价格3倍的价格给我们兜售了许多旅游纪念品,到了晚上,便去这些私人商贩处领取自己当天的提成。如果当时我和军子两个人稍微细心,马上就可以发现他假装砍价的虚伪,但是我们并没有细心。     在我们马上就要离开海南的当天中午,网站方那个胖得有些离谱的老板请我们吃饭,席间得知我们花大价钱购买了一堆仿冒的纪念品后,当即就破口大骂。而当时还有3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于是我和军子白白地吃了个哑巴亏。     回到北京,我和军子愤怒地诅咒了这个不太靠谱的导游。但是同时,我们也有了一个大胆的创业Idea:做一个详细的旅游方案网站,提供详细的旅游产品、周边服务报价,让用户不再因为黑心导游和商贩花冤枉钱。     在当时的情况下,虽然我和军子在北京也可以算得上白领阶层,可要是说创业,我们还没有太多的人脉和金钱的支持。于是渐渐地,军子也不再和我一起憧憬这个Case的美好,后来,他干脆彻底遗忘了这个创业的想法,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心中默默地坚持。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将自己创业的梦想变成拼命工作的理由。白天努力地为公司工作,为我的老总陈胖子工作,晚上换上睡衣为自己的梦想发疯一样地工作。但是没过多久,当我把所有的积蓄全部从银行拿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那几张可怜的RMB连一间写字楼的厕所都租不起。但是我知道我的梦想决不能改变,于是又找来了一大堆关于创业的书看,有中文的,有英文的,希望可以找到小成本创业的办法。直到今天,Alexander Osterwalder的《商业模式》、Seth Godin的《创业者圣经》等创业中一定要看的书籍我甚至都还能背出其中的一部分。
小编推荐:欲学习电脑技术、系统维护、网络管理、编程开发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术,请 点击这里 注册黑基账号,公开课频道价值万元IT培训教程免费学,让您少走弯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职加薪!



免责声明:本文由投稿者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权或转载等不当之处请联系我们处理,让我们一起为维护良好的互联网秩序而努力!联系方式见网站首页右下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新出炉

返回顶部